布鲁布鲁bluer

繁星/灿白/异坤/皇权富贵
微博:布鲁布鲁bluer
好好努力 好好努力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14

文/和凡

你给的爱不多也不少,足够让我一生煎熬,刚好让我想你到老。

见到边伯贤的时候,那人已经等了很久,吃完了一块蛋糕。“让你等久了伯贤。”吴亦凡牵着张艺兴往边伯贤的对座坐下。
“伯贤,这是张艺兴。我口中的那个‘他’。“艺兴,这是Baekhyun。”吴亦凡向两个人介绍着。
“Baekhyun,久仰大名。”边伯贤听到张艺兴的名字愣了一下,待吴亦凡喊了他好几声才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刚刚有点走神了。你好,Lay。”边伯贤赶忙伸出手握住那只已伸出许久的手。
三人坐下后,吴亦凡为他和张艺兴点了餐。他和艺兴说:“这次伯贤的巡演礼服交由我们设计。得辛苦你了,张设计师。”
张艺兴听后,露出惊喜的脸色,“Really?”他看到对面那人笑着点了点头,才确定这是真的。张艺兴向来就喜欢边伯贤的音乐,更多的是欣赏。学过钢琴的人,自是明白边伯贤这般琴技更是高超。他有些好奇,吴亦凡是怎么和这位钢琴大师搭上边的。
三人聊了好一会才离开,吴亦凡和张艺兴走之前,边伯贤坐在座位上对吴亦凡说了句:“阿凡,你眼光真高。”说罢,还朝吴亦凡使了个眼色。
吴亦凡笑笑便牵着张艺兴的手往外走去,剩一旁的张艺兴有些不明所以。
没一会儿,窗外下了雨。秋季,广州总爱下雨。雨势也不大,却总是要下很久才停。边伯贤坐在店里望着窗外,突然想起那一年广州的雨季。
其实刚看到张艺兴的时候他是惊讶的,虽然早在各大杂志上看过他的设计,只是再见时他身边的人是吴亦凡他才觉得惊讶。
他和张艺兴高中同校。自己虽是艺术班的,但他和朴灿烈的事早在那群学生中传得沸沸扬扬。边伯贤自是少不了耳闻。
初见朴灿烈的时候是在公交车上。因为下雨,坐公交车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车厢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司机突然刹车,整座车厢的人都来不及反应,向后倾斜。而朴灿烈就是在这时不小心踩到了边伯贤的脚。
“同学,不好意思。”
边伯贤顺着音源看去,是个比自己高许多的高个子。明明有些凉的天气却还穿着夏季校服。戴着入耳式耳机,手里还抱着一个篮球。“没事。”边伯贤忍不住朝他多看了几眼,注意到那人别在衬衫上的校牌。
“朴灿烈。”边伯贤在心里默念着。
渐渐的两人因为常在公交车上碰面也慢慢熟络起来,两人常常坐一起聊天。顾着和张艺兴发信息的朴灿烈,无意间用余光瞥到身旁的边伯贤在看着自己。
他拔下一只耳机递过去,“要听一下吗?”
那人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边伯贤不自觉地接过往耳边戴上。耳机里传来沙哑的女声,是adale的《someone like you》。
“好听吗?”
边伯贤不自觉的点点头。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adale,他觉得她远没有其他同龄女歌手唱的好听。沙哑的声音与欧美女声向来甜美的嗓音比起一点都格格不入。
朴灿烈听到边伯贤的回答,很满意地笑了笑。“我很喜欢她,觉得她的嗓音很特别。”
边伯贤看着那样的朴灿烈,觉得耀眼。
这样的他,悄悄地走进了边伯贤的心里。
不久前边伯贤还因为换位置坐到了窗边而烦恼,他实在是不喜欢阳光照在他的桌子上,觉得刺眼。但自从他看到好几次朴灿烈从窗边经过后,他也没有这么讨厌这个位置了,相反还觉得庆幸。
有时他会看到朴灿烈和几个朋友笑的开心从窗边走过,有时朴灿烈会看到自己朝他打招呼,还有好几次他偷瞄到朴灿烈和张艺兴趁走廊没人时,偷偷牵手走过。
他一直想看看张艺兴长什么样,终于那天他要去琴房练琴的时候看到了。
刚走进琴房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的人喊:“灿烈!”语气里满是欣喜。
待那人转过头来看到是自己的时候,赶忙抱歉,有些尴尬的跑了出去。
这下边伯贤可看清了张艺兴的样貌,原来他喜欢的人所喜欢的人长这样。浅浅的酒窝,白皙的皮肤,浅棕色的卷毛,俏皮中又带着几分稚嫩。
边伯贤的心里像是装满了刚挤出的柠檬汁,酸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有一回中午,边伯贤去琴房练琴的时候,走到门口便看到朴灿烈和边伯贤在屋内接吻。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瞬间他的脸红透。
他像一个小偷,窥探到别人惊天大秘密。
他站了一会,转身离开,快跑回教室。脑海里依旧回放着刚刚那两人接吻的画面。
那一天,边伯贤练琴时心不在焉的,接连弹错了好几个音。一向疼爱的老师也忍不住说了他好几回。
放学后,边伯贤没有和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家。他慢慢的走在街上,看着夜色渐渐暗下。经过一间影像店的时候,他忍不住走了进去,因为点里正播放着那首《someone like you》。他在店里看了好久,最后才在架子上看到那仅剩一张adale《21》的专辑。他把自己一个星期的零花钱用来买这张专辑。
原本他打算要送给朴灿烈的,可还没来的及,他便和家人匆忙的去了维也纳。
没有来的及把专辑送出去,没有来的及和朴灿烈说声在家,甚至还没来的及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就这样再也见不到面了。
回到家的边伯贤看到房间桌上摆放着的那张专辑,忍不住打开手机,播放那唯一一首adale的歌。
“I heard that you're settled down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 're married.”
再回到这座城市,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只是不知那位故人,现在是否可好。
距离和时间都没能模糊那人的模样,相反在边伯贤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留不低》


文/和凡

大过年来点玻璃渣 🐶
新年快乐!

00.你的声音躲在耳里,让我生病。

01.“张艺兴你又趁我不在家偷偷抽烟了是吧。”吴亦凡一推开门就闻到还未来得及散去的烟味。
“亦凡凡凡凡凡凡凡凡~”张艺兴听到声音,赶忙从屋内跑出来,一下子抱住眼前的大高个。
吴亦凡听着他那甜腻的声音,一路的劳累也就此褪去。他用下巴蹭了蹭怀里的人那柔软的发顶,“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张艺兴像个讨奖的孩子一样。
“快说,趁我不在又偷偷抽了几根烟?”吴亦凡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两根,就两根。”
这话吴亦凡自是不信。他了解张艺兴的,每次他一说谎就会结巴。“真的?”
“其实是五根。”
吴亦凡握住那人伸出来的四根手指,问:“你确定这是五?”
“好吧好吧,一包。”张艺兴看自己的谎言都被拆穿只好乖乖说实话。“谁让我太想你了呢。晚上一闭上眼,出现的全部都是你。”语气委屈,听的让人心生怜悯。
“张艺兴,下次再让我抓到你抽烟,我就吻你。抓到一次,就吻你一次。”吴亦凡捏了捏张艺兴的脸,故作恶狠狠的说。
张艺兴眼睛发亮,笑着看着吴亦凡,“那我现在就去抽,你现在就吻我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说罢,吴亦凡便朝张艺兴的唇吻去。
舌尖轻触,淡淡的烟草味刺激着他。张艺兴气短,吻了一会儿脸便涨红了。吴亦凡看着他的样子,轻笑。一下子打横抱住那人,往屋里走去。
两具肉体在床上缠绵。
甜腻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声在房间内交错响起。
汗流浃背,精疲力尽。

02.一大清早,张艺兴就被放在床头震动的手机声吵醒。他没看来电人是谁就胡乱接起。
“喂。”
“亦凡啊。”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张艺兴这下彻底清醒了。他摇了摇躺在旁边还在熟睡的吴亦凡,看着那人睁开眼一脸懵地看着自己,把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用口型对着他说:“你妈。”
身旁的人接过手机,挠了挠头发,“妈。”他起身找了好一会儿拖鞋,才穿好往书房走去。
剩下张艺兴一人躺在床上继续做他的美梦。
过了几日,深夜,张艺兴仍坐在沙发上,等待那个还未回家的人。头顶昏暗的灯光照得他昏昏欲睡。
过了好久,才听到熟悉的开门声响起。张艺兴看到吴亦凡有些不稳地走进来,连忙跑到玄关处扶住那人。
“怎么喝这么多?”张艺兴递了拖鞋给他,看了看他的样子,实在是难受。
“公司聚会,他们一直在灌我酒。这么晚了怎么不睡?”
“挂住你啊。”张艺兴说着有些蹩脚的粤语。
“快去把衣服换了,洗个澡,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说完,他便服侍那人往浴室走去。
接过吴亦凡递出来的衣服,张艺兴准备把它们扔进脏衣篓里,明天再洗。他拿着吴亦凡的衬衫看了看,闻到了衣服上淡淡的香水味。是今年miumiu的新款,他们办公室里有位女同事前不久才买了。
一瞬间,张艺兴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他开始怀疑,怀疑吴亦凡。但七年的感情让他相信,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和猜忌。
他在煮汤的时候,因为这件事有些走神。没留意,被溢出来的汤水烫伤了手。他随意开了水冲冲,没有理会。
他将汤端进房间的时候,吴亦凡已经睡着了。看着那人满脸疲惫,张艺兴有些心疼。而心中的猜忌与不安也因为吴亦凡烟消云散了。
他在怀疑与吴亦凡的面前,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03.张艺兴睡醒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这一觉可是睡的舒服。醒来时他发现身边的大高个不见了,便也起身。
走到书房的时候看到那扇半掩着的门,里面传来吴亦凡的声音,是在和谁打电话。
“妈,我知道,女朋友我会找的。至于结婚,那也是过多两年的事,您别急嘛……”
听到这话的张艺兴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他坐到沙发上,开始回想吴亦凡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开始害怕,害怕要和吴亦凡分开。以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他也知道两人分开是迟早的事。只是分别真正来临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他不像吴亦凡那么厉害,能将他认为很麻烦的人际关系处理得那么好。他也没有办法像他那样,将每件事情都做得那么完美。他不太爱说话,慢热,真正交心的朋友没有几个,知道他和吴亦凡的事的更是寥寥无几。
他觉得,这样的自己根本配不上吴亦凡。
只是他贪恋,贪恋和吴亦凡在一起的日子。他知道,他和他在一起多一天,就是赚一天。
过了许久,张艺兴走进书房,闻到浓浓的烟味。
他从后面轻轻环住吴亦凡的腰,脸紧紧地贴在他宽厚的后背。“怎么抽烟了?”
“没事,工作上的一些事。”吴亦凡摸了摸张艺兴的手。
张艺兴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几丝无奈,他心疼他。
可是没办法,现在的自己是真的离不开吴亦凡。
像是上了瘾,明知不许,却又无法割舍。

04.分别的这一天终于在两年后到来了。晚饭,餐桌上没有像平常一样传来谈天声。张艺兴明显感觉到今天对面那人的低气压,也没多问什么,埋头吃饭。
“艺兴。”许久,才听到对面那人的声音。
“嗯?”张艺兴有些不安
“我们…我们要分开了。”
良久,张艺兴才应话。“这次是真的了吗?”
吴亦凡努力无视那人话语中略微的哭腔,“嗯。我妈给我找了个女孩,让我先处着。”
气氛一下将至冰点。他见张艺兴没再说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以后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晚上睡觉你总是不好好盖被子,着凉了怎么办?”
“你忙起工作来就总是忘记要按时吃饭,以后不管多忙,三餐都要按时吃,不然胃会受不了的。”
“天冷了你总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不爱多穿一件衣服,都28.29的人了,还是得多穿几件。”
“一感冒你胃口就不好,总是吃不下其他东西,给自己煮点番茄土豆汤……”
“行了吴亦凡,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啰嗦。”张艺兴带着一丝哭腔,打断了吴亦凡的话。
对面那人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一直看着张艺兴。
而张艺兴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努力的把饭吃完,用汤勺准备喝一口晾在一旁的汤。
他们这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一旁的番茄土豆汤早已凉透。他尝了一口,往常的酸甜口喝进他的嘴里索然无味。
吴亦凡看着对面那人,眼底里满是藏不住的心疼。“要不我把汤热热吧。”
“不用了。”张艺兴继续一口接着一口喝着汤,不自觉的眼泪就掉下来,啪嗒啪嗒掉进汤里,喝着他觉得好咸。
喝完,便回了房间。两人背对背的躺在床上。以前两人只有吵架了才会这样,但每次早上醒来,他都是在吴亦凡的怀里。
只是这次,再也不会了。
张艺兴躺在床上彻夜未眠,他盯着窗户发呆,脑海里一直回放着这些年来他和吴亦凡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而吴亦凡也没有好睡,一晚上醒来四五次后再也睡不着了。他知道身旁的人还没睡,翻过身,看着他微微抽动的肩膀,他知道张艺兴在哭。他想像之前一样伸手去抱住他,可却迟迟伸不出手。他盯着张艺兴的脑袋看了整夜。
他不明白,明明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会这么痛。

05.几天后,吴亦凡带着几个人来收拾东西。张艺兴在他们进门后,就躲进了书房,不去理会从门外传来的声响。
收拾好后,那几个人把东西搬下楼去等吴亦凡。吴亦凡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后,在书房门口站了好久,最后他还是没有推开门。
他看了看整间房子,还是关门离去。
听到关门声的张艺兴,走到窗边一直往下望。等了一会他才看到吴亦凡走出来,他看见那人往上面看了看,最后还是走进车里离去,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一样。失去力气,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屋内满是浓浓的烟味。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会说他了。想到这里,他觉得难过,心脏像是被揪着一样疼,疼到他眼泪都没能再掉下。
收到吴亦凡的信息是在半年后的深夜。
“我下周一结婚,你来吗?”
张艺兴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好久,最后才敲下几个字,“当然去啊,怎么?你是怕我交不起分子钱还是怕我搞乱你的婚礼?”
吴亦凡看着新发来的信息,心里不是滋味。他回复:“不是。”
“我爱了这么多年的人要和别的女人共度余生,我当然要去亲眼见证啊。”这段话张艺兴删删减减,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去。
在吴亦凡的婚礼上,张艺兴没有搞乱,他只是乖乖的坐在位置上,看着台上的那对新人。
张艺兴在婚礼上喝的烂醉。这一晚,从吴亦凡离开后,他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
梦里没有人,也没有吴亦凡。

05.再见到张艺兴是在医院里。吴亦凡正拿着缴费单准备下楼缴费。在等电梯的时候,他看到张艺兴拿着一袋子的药走过来。
“怎么来医院了?感冒了?”吴亦凡看到那人脸色不太好,有些紧张。
“嗯。”若不是鼻子实在是堵得难受,张艺兴也不会来医院,
“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我陪她……陪她来看孕检。”吴亦凡揪着手中的缴费单,有些尴尬。
“恭喜你当爸爸了。”
“谢谢,要不你等一下,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也不顺路,而且我男朋友已经在下面等我。”
“外面下雨了,你又没带伞。”
“没事。”说完,张艺兴便匆匆进了电梯,他开始感谢自己的鼻塞。浓重的鼻音没有让吴亦凡听出自己的哭腔。
剩下吴亦凡一人站在电梯门口。他其实一直没有和张艺兴说起过,他说谎的时候除了会结巴,还有不敢看自己。
而他刚刚就没有看自己。
华南的秋季,总是特别爱下雨。雨势不大,却常常下个不停。张艺兴走在街上,细雨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在嘲笑着他刚刚在吴亦凡面前那滑稽模样。
他走进了一间餐厅,点了几个菜还有番茄土豆汤。他是看到门口招牌有这道番茄土豆汤才进来的。
菜端上来后,张艺兴第一时间就尝了口那碗汤。汤里少了一些熟悉的味道。没喝几口,张艺兴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最后,失声痛哭。
吓得上菜的老板在一旁连忙询问是不是汤哪里做得不好,但没人理会。

06.一个深夜,吴亦凡好不容易才忙完企划案,就收到张艺兴不久前发来的信息。
“我想喝番茄土豆汤了,能教我吗?”
吴亦凡看了看,没有多想就将步骤一步一步的发过去。
“最后,汤快开了的时候放点盐,你不爱吃咸的,记得少放一点。”
张艺兴按着吴亦凡发来的步骤一步一步照做。只是煮出来的汤,还是没有那种吴亦凡的味道。
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喜欢喝这个汤,只是他很喜欢当初吴亦凡第一次为他煮汤时那副认真的样子。
过了很久,他给吴亦凡发去一条信息。
“我按照你教的步骤一步一步煮汤,只是煮出来的汤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那种味道,还是因为我没有你了。”
这一次,吴亦凡没有再回信息。
得知张艺兴的死讯,是在两个星期后。
死因是煤气中毒。
死前,桌面上还摆放着那一碗刚煮好热腾腾的番茄土豆汤,这一次,他终于煮出吴亦凡那种味道了,只是再也尝不到了。
吴亦凡后来再回到那间小屋,一切还是自己走之前的模样,没有一点儿变动。
他走进房间里,看到摆在床头自己和张艺兴的合照,拿起来看了很久。
那是他和张艺兴22岁时在迪士尼拍的合照。照片里,吴亦凡搂着张艺兴的肩膀,眼神温柔的看着那人。
而张艺兴望向镜头笑的开心。
只可惜,这样的场景不会再有。照片中那个笑的好看的人也不会再出现了。
吴亦凡抱着那张照片在,独自一人在空荡的房间里哭的撕心裂肺。
一年后,吴亦凡的婚姻最终也走向了尽头。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去了美国。
他独自一人驾车去了曾经和张艺兴去过的那个海边。
他站在海滩上看了好久,回想起曾经和张艺兴一起的点点滴滴。
最后,他在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整辆车撞上了公路旁的防护栏,掉进了海里。
在张艺兴一周年忌日的这一天。

07.记得多年前,张艺兴和吴亦凡来这片海滩看日落。
那时的张艺兴靠在吴亦凡的肩头,看着夕阳渐渐落下,轻轻问着:“吴亦凡,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夕阳西下,吴亦凡低下头满眼宠溺地看着张艺兴。
“那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瞎说。”张艺兴轻轻笑道。
“我说真的,不管你去哪我都陪着你。”
而这一次,吴亦凡说到做到了。
他去陪张艺兴了,尽管晚了一些。
但他知道,那人一直在等着他。

08.You a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Whatever you go, I will find you, love you forever.

《春秋》


文/和凡

#暗恋向 be
不喜勿喷 玻璃心勿看

00.我没有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没有共我踏過萬里,不够劇情延續這故事。

01.遇見你是我青春尾巴里來的一場大雨。你來的無心,而我却被淋得一病不起。

初見張藝興時,正好是吴亦凡18歲的生日。即使在許多年後的這一天,他依舊記得見到那人時,天氣是多么晴朗,秋風吹的不驕不躁,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樣子。
剛剛好,他抬頭看到了他。
穿著淺灰色的連帽衫,微微翹起的幾根呆毛,恰好能看到右臉頰上淺淺的酒窩。整個人顯得是那樣俏皮。他禁不住地笑出聲,惹得那人朝自己的這邊看了過來。
“你是在笑我?”好聽的汽水音從耳邊傳來,在吴亦凡的心里擲了顆小石子,蕩起一圈圈漣漪。
吴亦凡意識到自己失禮了,“無意冒犯,我只是看到你想起了一些事情,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你也喜歡這首歌啊?”張藝興瞥了一眼桌上正好亮著的手機屏幕,看到了正在播放的音樂。是張敬軒的《春秋》,他聽的第一首粤语歌。雖然一直不明白歌的意思,却喜歡其中的幾句歌詞喜歡得要緊。
吴亦凡胡亂的應了句嗯。
“藝興!”不遠處的人朝著這邊喊了一聲。身邊的人招了招手,回過頭對吴亦凡说了句:“下次見。”白皙的臉頰上露出好看的酒窩便向那人走去。
吴亦凡念了那人的名字,“藝興”,默默在心里許了個願,希望還能見到他。

02.你是夏天里的冰啤酒,冬日里的熱可可,是我日思夜寐的夢中人。

再次見到張藝興時已經是冬季了,華南的冬天來得總是特别晚,但出門不多披一件外套也會覺得凉。
看到張藝興是在星巴克里,已經端著焦糖瑪奇朵喝著的吴亦凡抬眼則看到張藝興正在點單。“一杯熱摩卡,謝謝。”
在候餐的張藝興轉頭就看到了正在看著自己的吴亦凡。“是你啊,好久不見。”語氣中帶著一絲驚喜,像小孩子一樣。
“没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上次太匆忙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張藝興。”
“吴亦凡。”
“你也是Z大的嗎?”
“是,我是醫學系的。”
“我也是。”
“一起去走走嗎。”
“好。”
兩人走在路上,今日的風倒是有些大,吹得兩人直哆嗦。路旁的梧桐樹葉子仍是绿的發亮,就連落在地上的也是如此。
因是早上,來往的人和車有些多。正好有輛自行車朝著他們開過,吴亦凡看著身邊的人没有反應,一手拉過他的手臂,“小心。”那人重心不穩,一不小心跌入吴亦凡的懷里。
這一跌,更是跌進了吴亦凡的心里,撞得他滿心歡喜。
“真不好意思,我剛剛有點走神。”
吴亦凡覺得好笑:“好好走路也能走神,真是個冒失鬼。”
“誒,我哪里是冒失鬼啊。我只是反應比較慢而已嘛。”
吴亦凡看著他有些生氣的樣子覺得可愛,覺得像小時候吃的那顆瑞士糖一樣甜。

03.餘下我這輩子跟你去浪費。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和張藝興認識也有三年之久了。兩個人從同校同學到如今的工作伙伴,經歷了多少事情才形成了現在的默契。
“你把這個病歷拿去吴醫生看看,他會告訴你開什么藥了。”張藝興理完手中的病歷,看了看表,到點下班了。他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收拾好東西,朝吴亦凡的辦公室走去。
“吴醫生,忙完了没有?”張藝興敲了敲辦公室的門,示意進來。
“拜你所賜,還有一點。”吴亦凡看了一眼,繼續敲打著鍵盤忙活手頭上的工作。
張藝興坐在吴亦凡對面的轉椅上轉悠著。“我們一會去吃日料吧,聽说大學城那開了間新的居酒屋,我們去試試吧。”
難得他能拿定主意,吴亦凡應聲说好。
遇上下班高峰期,在路上堵了好一會兒才到。兩人早已餓到不行,快速點完菜,兩人便低頭各玩各的手機。
張藝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頭朝著吧台喊:“老板,來兩瓶燒酒。”
幾杯酒下肚,兩人已微醺。
吴亦凡端起酒杯,看著對面那人紅透的頸脖,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亦凡,我們認識有多久了?”
“三年了。”
是啊,也已經三年了。這三年的時間,讓兩個人互相了解,互相成長,對方早已是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只是,自己始終不能對他吐露傾心。
他貪戀又害怕地過著每一天。他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不能再這樣子陪著張藝興。他又在慶幸著,他貪戀著和張藝興在一起的每一天。
矛盾,或許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心情。
“特别感謝你吴亦凡,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子。我知道,在工作上你偷偷給了我很多機會,在生活中你又特别地照顾我。能认识你真好。”
吴亦凡看著那人喝多了吐露真心的樣子,嘴里輕輕吐出:“張藝興,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從一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这些年來我在你身邊一直膽戰心驚的,就是害怕你知道了我的心思,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可是藝興,我没辦法了,我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過每一天。”说著,吴亦凡便握住了張藝興的手,語氣里帶有一絲乞求。
張藝興聽了這話後愣住了。他覺得很混亂,一時之間没有说话。
兩人沉默,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而吴亦凡的心里忐忑不安,他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只是這一天要來臨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准備好。
沉默了好久,終於有聲音響起。“亦凡,我……我現在也不知道該说什么。對不起,你的心意我還是不能接受,畢竟我不是……但我希望這件事不要影響到我們之間的感情,我真的不想失去你這位好朋友。”張藝興把手從吴亦凡那抽了出來,说完便匆匆離開了。
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吴亦凡像是被抽空了一樣,靠在沙發上。語氣誠懇,是張藝興的作風。這個結果,也不算壞。最起碼,他們還能做朋友。可是,他不想和他做好朋友,兩人之間的關系却也只能是好朋友了。

04.我没有被你改寫一生怎配有心事。

幾年後,張藝興結婚了。而吴亦凡也談過几任女朋友,最後都是無疾而終。在張藝興的婚禮上,原本吴亦凡是要做伴郎的,最後他還是拒绝了張藝興的請求。他不是没有看到那人眼底的失望,他只是,只是没有辦法做到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和另一個人共度餘生。
那一天,吴亦凡將頭发梳的油亮,穿上特地定制的西裝,算是盛裝出席。婚禮上看到他的人,都打趣道,他是要來搶新郎的風頭的。
可吴亦凡却覺得那一天的張藝興才是最耀眼的。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莊重有禮,衣服穿在他身上又是不一樣的味道。
他坐在第一排看著台上的一對新人宣誓,交换戒指,兩人接吻。張藝興嘴角上揚的弧度是那樣好看,是他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的。
酒席上,吴亦凡一直在幫張藝興擋酒。他喝的最後一杯酒是張藝興敬他的。
“兄弟,謝謝你。”
“謝什么,都這么多年了。記得,孩子的乾爹必須是我。”
張藝興淺笑。
“張藝興,祝你白頭偕老,一生幸福。”
“謝謝。”
那一晚,吴亦凡喝了很多酒,但他清楚自己没有醉。他整晚在家里的陽台上,手機單曲播放著那首《春秋》。
他其實騙了張藝興,他不喜歡這首歌,覺得太悲傷了。他不知道是因为林夕把詞寫的太真實,還是張敬軒唱的太难过。
“没人應該怨天怨地得到這結局……有没有道理为你落发,必須得到世人同意……”

05.明示不想失去的绝世好友,没有得到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

再说起這個故事,是吴亦凡 28歲生日。他端著酒杯,坐在居酒屋的吧台上,和居酒屋的老板傾訴著。
居酒屋的老板認得他和張藝興,他們倆是店里的常客。
“那你這么愛他會不甘心嗎?”
“不甘心?在這場單戀的游戲機我從一開始就輸了,没有什么不甘心的。”
“那你現在還愛他嗎?”
吴亦凡沉默了一會,“愛吧。”
“會遺憾嗎,關於他?”
“我没有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没有共你踏過萬里,不够劇情延續這故事。”他喝了杯酒,輕輕地唱著。
不一會兒,口袋里的手機輕輕震動了幾下。是張藝興發來的信息。
“亦凡,生日快樂。下輩子我還要認識你。”
下輩子我還要認識你,只是這一次,我要和你在一起,和你看過每個春秋。

06.我對你付出的青春這么多年,最后换來了一句謝謝你的成全。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13

文/和凡

我想要今生今世,要山河岁月里拨开云雾就见到你。

早上,张艺兴刚走进电梯时就看到米嘉抱着一盒快递走进来。
“小兴哥,早!”
“早,买的什么?”
米嘉看了一眼手中的快递,明白了,“这个快递是boss的,他去了佛山,交代我一定要保管好这个快递。”
“是吗?”张艺兴觉得好奇,拿过快递看了看,是祖马龙英国梨。
他怎么会买香水?
“吴亦凡为什么要买香水?”
“这个啊,前几天boss让我推荐几款香水,说是要送人的。”
张艺兴的脸色开始变得不太好看。他突然间想到,上次和鹿晗吃饭时,他身上的香水好像是祖马龙的。
难道是买来送他的?
人家是吴亦凡的初恋,送瓶香水又没什么。倒是你张艺兴,这关你什么事?
张艺兴靠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想了一会觉得恼火,拿着手中的铅笔在桌上的白纸上胡乱涂鸦。
“米嘉,吴亦凡他是和谁去的佛山?”吃午饭的时候,张艺兴看到米嘉问。
“噢,boss他是和鹿先生一起去的。”
“鹿晗?”
米嘉看张艺兴脸色不太对,有些忐忑地应了声:“嗯。”
鹿晗为什么会和吴亦凡去佛山?他来广州不是为了考察吗?难道他们两个复合了?可吴亦凡不是才和我说喜欢我的吗?难道他在耍我?
太多的疑问在张艺兴的脑海里。
躺在床上的张艺兴因为这些疑问辗转反侧睡不着。
要不打个电话去问问吧?
张艺兴纠结了两个小时最后还是打了过去。
“嘟…嘟…嘟…”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
“喂。”
不是熟悉的低磁声。
“是艺兴啊,阿凡他已经睡了。”
是鹿晗。
“哦,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张艺兴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他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
这么晚了接电话的是鹿晗,那他们肯定在一起。
张艺兴确定自己的猜想没有错。
他还以为吴亦凡说的是真的,弄得他自己真的回去翻来覆去好好想过他和吴亦凡的事。他问过自己好多次是不是真的喜欢吴亦凡,原本确定了答案,看来现在要修改了。
“吴亦凡,你真的在耍我。”
彻夜,张艺兴未眠。
余下的两天,张艺兴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审稿子却拿着几张白纸看了好久,签名却写成了吴亦凡的名字,要回家却把钥匙落在了办公室……
他的组员看了他这幅模样都再说着,“小兴哥是不是失恋了?”
这话传到张艺兴耳里的时候,他也开始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因为一个吴亦凡就变成了这样?
他想了好久,突然把助理叫进来,“你给我订一张最快去佛山的机票。”
助理有些不明所以,最后还是照做。
订好机票,张艺兴拿着一些随身物件就匆忙赶去机场。刚出电梯门时就碰到了站在电梯门口正在玩手机的鹿晗。
“艺兴,你这么急赶着去哪?”
“你们怎么回来了?吴亦凡呢?”
“阿凡他去开会了,我们在佛山的事提前忙完就回来了。”
“这样啊……”
“艺兴…艺兴…”鹿晗看着眼前的人心不在焉的样子,多喊了他几声。
“啊?”听到声音反应过来的张艺兴不再理会那人,往门口走去?
吴亦凡开完会回到家时,刚打开门就看到玄关处张艺兴的鞋子。他往屋内喊了一声“艺兴。”听到声音的张艺兴从屋内跑出来,一下子抱住还在换鞋的吴亦凡。
“你这是?”他这一举动着实是惊到了吴亦凡。
“吴亦凡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可能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会觉得我是不是吃错药了,但这些话我一定要告诉你。”张艺兴看着吴亦凡,一脸认真。而吴亦凡也被他这副认真的模样吓到,点了点头。
“吴亦凡,我想过了很多遍,从你上次跟我表明心意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反反复复问过自己对你的感情,一开始我不相信我自己,所以一直在躲你,一直在逃避。你去佛山的这几天,我想清楚了,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第一次,我因为一个人变得心不在焉魂不守舍,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我只知道当我得知你和鹿晗在一起的时候我很不开心,我的心里很难受。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吴亦凡。即使我知道,现在你和鹿晗在一起,但我还是想把我的心意告诉你。”
说完,张艺兴呼了一口气,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吴亦凡听了张艺兴的话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
“那我告诉你张艺兴,你的这个答案我已经等了十年。我喜欢你是真的,从年少开始。至于鹿晗,我从来就没有和他在一起过。”吴亦凡也变得认真,他看着张艺兴一字一句说着。
张艺兴听完便吻住了吴亦凡。吴亦凡扔下手中的行李,揽住了张艺兴的腰。
两人拥吻,一直走到房间里。
两人在床上缠绵了好一会儿,吴亦凡看着张艺兴的脸,在他耳边摩挲了好一会儿,轻声说:“艺兴,我爱你。”说罢,便朝他唇上吻去。
而张艺兴因为受不了耳朵痒,缩了缩脖子,颈部也因此变成了粉红色。
屋内传来两具肉体的碰撞声,喘息声还有呻吟声……
事后,张艺兴靠在吴亦凡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吴亦凡,你和鹿晗……”
吴亦凡听着觉得好笑,原来这人一直挂着这件事。“我和他是好朋友,对他绝无非分之想。”
“真的吗?”张艺兴握起吴亦凡的手,和自己的手比划着。
吴亦凡用手握住张艺兴的手,十指紧扣。“是真的。你知道的,我所有的心思可都在你身上。”
“那你会爱我多久?”张艺兴像个小女孩一样看着吴亦凡,渴求得到满意的答案。
吴亦凡一脸宠溺地看着张艺兴,他吻了吻张艺兴的额头,“我爱你已经爱了十年了,以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会一直爱着你。”
“饿了吗?”
“嗯。”
“那起来给你煮点东西吃。”
“不要,我要你抱我。”
“你什么时候这么赖皮了?”
“嘁,怎么?受不了啊?”
“受不了也要受啊,谁让我喜欢你啊。”张艺兴吴亦凡一下子抱住张艺兴。
张艺兴喝着吴亦凡刚煮好的粥说,“你以后可不能和我吵架,要是吵架的话我就走了。”
“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走不掉了。要走也只能是我走。”说完,他就抱着张艺兴吻了吻。
吻了一会后,张艺兴挣脱吴亦凡的怀抱。“哎呀,放开我。你这个接吻老狂魔,要是让鹿晗回来看到了怎么办?”
“这个是什么称号?鹿晗他去顺德了,后天才回来。”吴亦凡看着他的反应觉得好笑。
“哦对了,你的祖马龙是要送给谁的?鹿晗?”说起这件事张艺兴就有些恼火。
“你说这个啊。”吴亦凡笑,“这个是送给阿姨的,上次说要给她买香水的。这不,还是觉得祖马龙的英国梨比较符合阿姨的气质,我就让米嘉保管好。”
“这样啊……”
看着张艺兴好像误会了什么的样子,觉得好笑。他逗他,“怎么?连自己妈的醋也吃啊,小醋坛。”
这话惹得张艺兴有些羞,闹着要打吴亦凡。
一大早,吴亦凡和张艺兴一起走进公司的时候,不少员工都看着他们。两人觉得奇怪倒也没有说些什么。
张艺兴到茶水间倒水的时候,听到几个组员在议论。
“你说小兴哥是不是和boss在一起了,两人今天和往常都不太一样。”
“是啊是啊,你没见今天boss看小兴哥的眼神格外温柔。”
“boss什么时候不都是用这种眼神看着小兴哥的?”
“就是就是。”
张艺兴没好意思再听下去,咳了几声示意自己的出现。
几个组员看到张艺兴有些心虚的喊:“小兴哥。”
张艺兴看了看他们,一边倒水,“你们倒是挺闲的,是不是想让我把交稿日期提前啊?”
“不是不是。”几个组员听了脸色马上变了。“小兴哥,你是不是和boss在一起了?”有个较八卦的组员不怕死的问。
张艺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一眼,“如你所见。”说罢,便端着水走去。
张艺兴敲了敲吴亦凡办公室的门,吴亦凡没看来者是谁就说了“请进。”
张艺兴把刚倒好水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整个人靠在吴亦凡的肩头。“在看什么呢?”
吴亦凡这才回过头来看到是张艺兴。他动了动鼠标,“没,在看上季度X系列的销售报表。”
X系列是张艺兴专门设计的,每一张设计稿都是他反复修改过好多遍才有的成果。听到这话,他自然是紧张起来。“销售额咋样?”
“嗯,还不错。比去年同季度高出了七个百分点。”吴亦凡看了看张艺兴,最后亲了一下以示奖励。
“那是,我张艺兴出手,就知有没有。”张艺兴说着就坐到了吴亦凡的腿上,靠着他在转悠着。
两人转着转着,吴亦凡像是想起了什么,“明天和我去见一人。”
“谁?”
“你明天就知道了。”
“装神弄鬼的,想蒙谁呢?”
“蒙你这个小笨蛋呐。”

————————————————————————
好久不见啊,大概从去年十月开始身体就不舒服一直在医院了,到一月初才做完手术出院。天气冷,希望这一章能给看文的你们一点温暖。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追星小感受

芝士抹茶盐岩君:

他不知道自己拯救过多少人的心。
所以就这一点上来说,他得到再多的爱,也比不上他给这个世界的爱。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伊米E_MI:

謹記!!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12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要怎么探寻。】

BGM ▷水星记-郭顶

  果不其然,跟吴亦凡料想的一样,张艺兴还是选择了“失忆”。他知道他的,一有什么事情会选择逃避,他要的只是时间而已。那天晚上的晚饭两人默契地没有再提起那件事。不过张艺兴第二天也就走了,表面上和吴亦凡说是家里没人住也该回去看看了,实际上只是为了避开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出现的鹿晗还有不想和吴亦凡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件事而变得太尴尬。
  张艺兴洗漱完躺在床上好一会儿了,但就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还是坐起来开了电脑打算看之前刚下了还没看的新番。听着一句接一句的日语,虽然盯着五颜六色的屏幕,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进去。心里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堵着,不舒服。
   他还是把电脑关了,开着床头的小灯,头枕在手臂上,愣是看着窗帘放空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伸手准备关掉床头的灯,倒是被一直放在床头柜边的相框给吸去了注意力。那是张和吴亦凡的合照,记得是自己高考完和他去香港旅游时拍的。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摆在这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床头摆的是和朴灿烈一起拍的照片。
   以为以为,那都是自己的以为而已。或许以为自己一直没能放下他,可能早已经就不爱了。只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所以为,让自己觉得他还一直很爱朴灿烈。张艺兴着实是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他念了三年的人怎么可能不爱?他像是自我安慰,对着自己说着:“这种想法是不可能的…”
   可是可能还是不可能也不是由他来说得算。
   张艺兴用被子把头蒙住,让自己不要再想了,快快睡觉。他掀开被子,伸手去拿床头的那瓶安眠药。那是他的心理医生之前开给他的,让他实在是头痛到睡不着的时候才吃的。当然,张艺兴也没管什么头痛不头痛,晚上睡前都得吃两片才能睡的着。在吴亦凡一次偶然发现自己吃药比吃饭还勤之后,就一直管着不让多吃……
   张艺兴拿起小小的药瓶准备下床去喝水,拿着被子往里倒水的时候想起了那人之前说的话,“知道你不好受但是这药还是少吃点好,睡前喝杯牛奶,实在难过你就找我。”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开了冰箱拿了瓶牛奶来喝。
   “你说不好过让我来找你,可我现在的不好过都是因为你,你让我怎么办啊?”张艺兴盯着手机里微信联系人吴亦凡的头像看了好久,最后把牛奶喝完关了手机去睡觉。
    这一晚他睡得很好,梦里没人来扰,难得的清静。

    吴亦凡早上在公司没有看到张艺兴,问了那人小组的组员后才知道他早上去增城那边拿设计稿。交代了几句,吴亦凡才离开回了办公室。他靠在办公椅上,扯了扯领带,闭上了眼。他还以为那人因为躲他连班都不来上了。现在两个人这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破还是不说破好像都不对。
  他知道的,对张艺兴是不能急的。
   那个人需要时间慢慢去适应,吴亦凡不知道他的心里会是怎么想的,但他知道张艺兴的心里一定已经有一个想法。
   而他,在很多年前,因为这个答案早已做好了准备。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吴亦凡拿起看了眼来电人是鹿晗。
  “喂,鹿。”
  “诶,亦凡。我刚回来,中午一起吃饭不?”
  吴亦凡抬手看了看时间,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也没问米嘉一会儿还有什么工作安排就答应了。
   “餐厅你订?”
   “行,一会儿发地址给你……嗯,挂了。”
   吴亦凡挂了电话,按了下桌面的电话,把办公室外面的米嘉叫了进来。
   “米嘉,你帮我订间餐厅,一会儿我要和朋友吃午饭。”
   米嘉脸上露出些许犹豫,“boss,您是要什么餐厅?西餐还是火锅?泰国菜还是日本料理…”
   吴亦凡看了她一眼,想了下“喝午茶,给我提前订家酒楼两个茶位就好。”
   “您下午三点二十要飞趟香港,来得及吗?需不需要我去改航班?”
    “不用。去准备吧,地址给我之后你就去收拾下行李什么的吧。”
    “好的。”说完,米嘉便走出了办公室。
   他看了看邮箱,原本打算这几天看看张艺兴会怎么样,等他做出的那个决定,可现在因为要飞香港谈合同全部都打乱了。这是吴亦凡第一次觉得香港这个地方有些讨厌。
    和鹿晗吃饭的时候,那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吴亦凡,说吧。你这几天和张艺兴他怎么了?”
    吴亦凡看着那人嘴里嚼着烧鹅肉,用着像是看笑话的眼神看着自己,“我…我那晚亲了他,算是表态了吧。”
   “哟兄弟,行啊你,这么多年终于迈出第一步了。”鹿晗喝了口茶,另一边手拍了拍身边那人的肩膀。
   “好了啊你。”吴亦凡往两人茶杯里添了些茶,“其实我那会儿也是冲动,这样弄得我像是在逼他一样。”
   “你早该冲动了,这都多少年了?而且你这不是在逼他,你只是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而已。”
   “可我不想弄得他很为难啊。”
   鹿晗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仿佛刚刚还在笑哈哈的人不是他一样。“吴亦凡,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就这么得在乎他呢?以你的条件你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你为他张艺兴做这么多可能得不到回报的事情值得吗?”
   “鹿,我是个生意人,我知道我对张艺兴注定是场高风险高投资的生意。可是,我愿意为他付出,即使没有任何回报我也没关系。我只要他活得好就好了。”吴亦凡很认真地看着鹿晗说。
    鹿晗被他的认真着实吓了一跳,认识这么多年来吴亦凡这种认真还是第一次见。“实在是不懂你们啊,为情所困的男人。”他又收起了自己刚刚的严肃,变得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继续吃饭。
    他又小声地唱起了歌,是他唯一一首会唱的粤语歌,“别再做情人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坐只宠物之前可爱迷人…”
    吴亦凡听着那人的声音想着刚刚那些话,没了胃口,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又跟那人交代了几句便走了。
    鹿晗一直看着吴亦凡离去的背影,最后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还是需要我啊。”

   这边张艺兴倒是为了稿子让人修改了好几回。“这里再宽些然后衣摆稍微收一点,颜色改成我刚刚挑的那两种,改好再给我看。”
   他示意那人去修改,继续查阅剩下的设计稿。差不多忙活到了下午两点多,若不是助理提醒他也没有注意到。
   助理站在旁边纠结着要不要开口打扰正在认真审稿的张艺兴,还是开了口:“小兴哥,你饿了没?要不我去给你买饭?”
   张艺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意识到大家已经工作太久了,稍稍看过剩下的两张稿,就让大家停止手头上的工作请他们去吃中饭。
   一行人各自坐上车前往吃饭的路上,张艺兴开了微信看到吴亦凡不久前发给他的信息,说他要去香港一个星期,他想了想还是回了一句一路平安。
   原本打算关掉手机的却来了个电话,他也没多看来电人是谁就接了。
   “喂你好。”
   “艺兴是我,鹿晗。”
    听到这个声音,张艺兴突然间有些紧张。“鹿晗,什么事?”
   “明晚有空吗?想约你一起吃顿饭。”
    “嗯…”张艺兴有些犹豫。
    “该不会这么巧你要拒绝吧。”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听着那人似乎有些戏谑的味道,张艺兴笑着作答:“当然不会,正好我们也没有两个人一起吃过饭。”
   “是嘛,那明天见。”
   “好。”
    挂了电话后,张艺兴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身旁的助理觉得不太对问了一句,“小兴哥,你还好吗?”
  “没事。”张艺兴手里死死地握住手机。
   有些事啊,该来的还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
嘿,好久不见的更新。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Candyyy扬: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叫努娜有糖吃:

我以为他发了ins,粉丝会很高兴,因为他之前叫粉丝“兴迷”,所以exol觉得他不在乎团,现在他叫了exol,说生日快乐,很多人说他忘了初心,他只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二辑
你们想让他怎么办
我今天丧到无法自拔
他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就是唯八,就是不喜欢他,别说因为他最近不参与活动才唯八,原因我们真的不必多说,所有人都懂,你们只是不喜欢他
离开的人闪闪发光,留下的人满身疮痍
今天有人说:他甚至不如那三个人,他还在吸天团的血
我仿佛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2014年,他们走了,他留下来,背负着骂名和anti写出《约定》,说对不起我爱你,说他知道EXO是什么
换来的,是“你这个虚伪的人”,“你什么时候退团。你别蹭EXO热度了”,以及各种我没有办法形容出来的恶心的谩骂
但我请那些人,求求那些人,心疼一下张艺兴,甚至有多少人是因为他才入了韩圈,结果现在回踩,到底是谁丢失了初心
讨厌他也好,想让他退团也好,请你们安静的无视他可以吗?不叫他欧巴,不给他应援就可以,这些有我们,我只希望那些人能给他们一个清静
当初所有人都是带着梦想和爱去加入这个团,想让他变得更好的啊。就好像当初大家一起建了一房子,房子建好了,有人和你说“快滚吧,这个房子不是你的,”我很怕,我希望张艺兴不会看到这些。
曾经的2014,我希望他不会再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