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伊米E_MI:

謹記!!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12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要怎么探寻。】

BGM ▷水星记-郭顶

  果不其然,跟吴亦凡料想的一样,张艺兴还是选择了“失忆”。他知道他的,一有什么事情会选择逃避,他要的只是时间而已。那天晚上的晚饭两人默契地没有再提起那件事。不过张艺兴第二天也就走了,表面上和吴亦凡说是家里没人住也该回去看看了,实际上只是为了避开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出现的鹿晗还有不想和吴亦凡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件事而变得太尴尬。
  张艺兴洗漱完躺在床上好一会儿了,但就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还是坐起来开了电脑打算看之前刚下了还没看的新番。听着一句接一句的日语,虽然盯着五颜六色的屏幕,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进去。心里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堵着,不舒服。
   他还是把电脑关了,开着床头的小灯,头枕在手臂上,愣是看着窗帘放空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伸手准备关掉床头的灯,倒是被一直放在床头柜边的相框给吸去了注意力。那是张和吴亦凡的合照,记得是自己高考完和他去香港旅游时拍的。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摆在这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床头摆的是和朴灿烈一起拍的照片。
   以为以为,那都是自己的以为而已。或许以为自己一直没能放下他,可能早已经就不爱了。只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所以为,让自己觉得他还一直很爱朴灿烈。张艺兴着实是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他念了三年的人怎么可能不爱?他像是自我安慰,对着自己说着:“这种想法是不可能的…”
   可是可能还是不可能也不是由他来说得算。
   张艺兴用被子把头蒙住,让自己不要再想了,快快睡觉。他掀开被子,伸手去拿床头的那瓶安眠药。那是他的心理医生之前开给他的,让他实在是头痛到睡不着的时候才吃的。当然,张艺兴也没管什么头痛不头痛,晚上睡前都得吃两片才能睡的着。在吴亦凡一次偶然发现自己吃药比吃饭还勤之后,就一直管着不让多吃……
   张艺兴拿起小小的药瓶准备下床去喝水,拿着被子往里倒水的时候想起了那人之前说的话,“知道你不好受但是这药还是少吃点好,睡前喝杯牛奶,实在难过你就找我。”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开了冰箱拿了瓶牛奶来喝。
   “你说不好过让我来找你,可我现在的不好过都是因为你,你让我怎么办啊?”张艺兴盯着手机里微信联系人吴亦凡的头像看了好久,最后把牛奶喝完关了手机去睡觉。
    这一晚他睡得很好,梦里没人来扰,难得的清静。

    吴亦凡早上在公司没有看到张艺兴,问了那人小组的组员后才知道他早上去增城那边拿设计稿。交代了几句,吴亦凡才离开回了办公室。他靠在办公椅上,扯了扯领带,闭上了眼。他还以为那人因为躲他连班都不来上了。现在两个人这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破还是不说破好像都不对。
  他知道的,对张艺兴是不能急的。
   那个人需要时间慢慢去适应,吴亦凡不知道他的心里会是怎么想的,但他知道张艺兴的心里一定已经有一个想法。
   而他,在很多年前,因为这个答案早已做好了准备。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吴亦凡拿起看了眼来电人是鹿晗。
  “喂,鹿。”
  “诶,亦凡。我刚回来,中午一起吃饭不?”
  吴亦凡抬手看了看时间,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也没问米嘉一会儿还有什么工作安排就答应了。
   “餐厅你订?”
   “行,一会儿发地址给你……嗯,挂了。”
   吴亦凡挂了电话,按了下桌面的电话,把办公室外面的米嘉叫了进来。
   “米嘉,你帮我订间餐厅,一会儿我要和朋友吃午饭。”
   米嘉脸上露出些许犹豫,“boss,您是要什么餐厅?西餐还是火锅?泰国菜还是日本料理…”
   吴亦凡看了她一眼,想了下“喝午茶,给我提前订家酒楼两个茶位就好。”
   “您下午三点二十要飞趟香港,来得及吗?需不需要我去改航班?”
    “不用。去准备吧,地址给我之后你就去收拾下行李什么的吧。”
    “好的。”说完,米嘉便走出了办公室。
   他看了看邮箱,原本打算这几天看看张艺兴会怎么样,等他做出的那个决定,可现在因为要飞香港谈合同全部都打乱了。这是吴亦凡第一次觉得香港这个地方有些讨厌。
    和鹿晗吃饭的时候,那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吴亦凡,说吧。你这几天和张艺兴他怎么了?”
    吴亦凡看着那人嘴里嚼着烧鹅肉,用着像是看笑话的眼神看着自己,“我…我那晚亲了他,算是表态了吧。”
   “哟兄弟,行啊你,这么多年终于迈出第一步了。”鹿晗喝了口茶,另一边手拍了拍身边那人的肩膀。
   “好了啊你。”吴亦凡往两人茶杯里添了些茶,“其实我那会儿也是冲动,这样弄得我像是在逼他一样。”
   “你早该冲动了,这都多少年了?而且你这不是在逼他,你只是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而已。”
   “可我不想弄得他很为难啊。”
   鹿晗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仿佛刚刚还在笑哈哈的人不是他一样。“吴亦凡,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就这么得在乎他呢?以你的条件你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你为他张艺兴做这么多可能得不到回报的事情值得吗?”
   “鹿,我是个生意人,我知道我对张艺兴注定是场高风险高投资的生意。可是,我愿意为他付出,即使没有任何回报我也没关系。我只要他活得好就好了。”吴亦凡很认真地看着鹿晗说。
    鹿晗被他的认真着实吓了一跳,认识这么多年来吴亦凡这种认真还是第一次见。“实在是不懂你们啊,为情所困的男人。”他又收起了自己刚刚的严肃,变得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继续吃饭。
    他又小声地唱起了歌,是他唯一一首会唱的粤语歌,“别再做情人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坐只宠物之前可爱迷人…”
    吴亦凡听着那人的声音想着刚刚那些话,没了胃口,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又跟那人交代了几句便走了。
    鹿晗一直看着吴亦凡离去的背影,最后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还是需要我啊。”

   这边张艺兴倒是为了稿子让人修改了好几回。“这里再宽些然后衣摆稍微收一点,颜色改成我刚刚挑的那两种,改好再给我看。”
   他示意那人去修改,继续查阅剩下的设计稿。差不多忙活到了下午两点多,若不是助理提醒他也没有注意到。
   助理站在旁边纠结着要不要开口打扰正在认真审稿的张艺兴,还是开了口:“小兴哥,你饿了没?要不我去给你买饭?”
   张艺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意识到大家已经工作太久了,稍稍看过剩下的两张稿,就让大家停止手头上的工作请他们去吃中饭。
   一行人各自坐上车前往吃饭的路上,张艺兴开了微信看到吴亦凡不久前发给他的信息,说他要去香港一个星期,他想了想还是回了一句一路平安。
   原本打算关掉手机的却来了个电话,他也没多看来电人是谁就接了。
   “喂你好。”
   “艺兴是我,鹿晗。”
    听到这个声音,张艺兴突然间有些紧张。“鹿晗,什么事?”
   “明晚有空吗?想约你一起吃顿饭。”
    “嗯…”张艺兴有些犹豫。
    “该不会这么巧你要拒绝吧。”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听着那人似乎有些戏谑的味道,张艺兴笑着作答:“当然不会,正好我们也没有两个人一起吃过饭。”
   “是嘛,那明天见。”
   “好。”
    挂了电话后,张艺兴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身旁的助理觉得不太对问了一句,“小兴哥,你还好吗?”
  “没事。”张艺兴手里死死地握住手机。
   有些事啊,该来的还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
嘿,好久不见的更新。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Candyyy扬: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叫努娜有糖吃:

我以为他发了ins,粉丝会很高兴,因为他之前叫粉丝“兴迷”,所以exol觉得他不在乎团,现在他叫了exol,说生日快乐,很多人说他忘了初心,他只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二辑
你们想让他怎么办
我今天丧到无法自拔
他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就是唯八,就是不喜欢他,别说因为他最近不参与活动才唯八,原因我们真的不必多说,所有人都懂,你们只是不喜欢他
离开的人闪闪发光,留下的人满身疮痍
今天有人说:他甚至不如那三个人,他还在吸天团的血
我仿佛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2014年,他们走了,他留下来,背负着骂名和anti写出《约定》,说对不起我爱你,说他知道EXO是什么
换来的,是“你这个虚伪的人”,“你什么时候退团。你别蹭EXO热度了”,以及各种我没有办法形容出来的恶心的谩骂
但我请那些人,求求那些人,心疼一下张艺兴,甚至有多少人是因为他才入了韩圈,结果现在回踩,到底是谁丢失了初心
讨厌他也好,想让他退团也好,请你们安静的无视他可以吗?不叫他欧巴,不给他应援就可以,这些有我们,我只希望那些人能给他们一个清静
当初所有人都是带着梦想和爱去加入这个团,想让他变得更好的啊。就好像当初大家一起建了一房子,房子建好了,有人和你说“快滚吧,这个房子不是你的,”我很怕,我希望张艺兴不会看到这些。
曾经的2014,我希望他不会再经历。

“兴兴你有free style吗?”
“没有啊!”
“那我教你好了。”
“好啊。”
…………
“凡凡,现在我也有free style了哦。”

利多卡因:

密林菇:



如果我不支持你的CP、设定,或者不喜欢你的文笔、叙事,甚至对你个人抱有成见,我会闭上自己的眼睛,但绝不试图折你的笔、堵你的嘴


《你我》

*好久不见,结束二模的我偷偷撸了篇短篇
伪现实,切勿较真
脑洞源于同桌的一个问题:“你最想回到多少岁?”
看文愉快,早安。 ​​​

00.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01.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回到你人生中的某一年,你会回到多少岁的时候?”
  张艺兴听了这个问题有些愣住,脑海中闪过几个数字却貌似都不是他的答案。好像过去的三十年中,每一年对他来说都无比地重要,都不能割舍。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从嘴中轻声吐出:“25吧。”
  25,也就是五年前。那时的他虽然已经是一名拥有着无数粉丝的人气偶像,却都像同辈小生一样,一直在努力、累积自己、磨砺自己。
  韩国人气组合出身的他,因着出道后涉世,深知在韩国更新换代只是瞬间的娱乐圈里,一个组合再火也不可能红一辈子,回国也只是迟早的事。说是为了自己未来铺路也好又或者完全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也罢,到底还是国内的环境更让他觉得舒适。
  或许是因为自己觉得跟心里的那个人在呼吸着同一口空气,更加地踏实吧。
  说到底,都是因为他而已。

02.
  他以为自己会说想要回到17岁那会儿。
  可谁又不想回到青春时期呢?那时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怀着满腔热血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就想着出去闯一闯。到头来受了伤,就只是拍拍手继续站起来,笑着对自己说,“没事,接着往下走吧。”
  17岁对于他来说有的不止是热血沸腾,还有那一份专属于青春的悸动。小鹿乱撞,心跳加速,这些词都无法形容见到喜欢的人时那份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一见钟情,在张艺兴眼里就是烂俗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当这种事情真实的发生在他身上时,他却只是说了一句:“其实感觉还是不错的。”
  也是,原本在异国他乡见到国人已经是一件能让他开心很久的事情了。只是一个楼梯间,一个上楼一个下楼,抬眼瞬间,那个人便就惊艳了他的时光。
  从那以后,两个少年渐渐地熟络起来。两人会在人少的地方用国语交流,那人听着张艺兴的塑普常常都忍不住笑弯了眼。他们练习完会一起去公司附近街角的店里吃辣炒年糕。那个人总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张艺兴一个长沙人这么吃不了辣,然后会给对面那个明明辣到眼泪鼻涕都出来的人倒好一杯满满的柠檬水。有时候累了啊或者想家了,两个人就会一起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互相安慰着,鼓励着。张艺兴那会儿傻傻地笑着说:“我们要一起出道,要在一个团里。你要继续照顾我,我怕没有你啊我一个人不能照顾好自己。”那人揉了揉张艺兴带着汗水的头发,也不嫌弃,满是笑意地说:“好啊。”
        看着他带着童稚的亢奋诉说着他们两人的未来,他只想一直陪在他身边,道一声“好。”
   情愫,在一种名为青春的物品的催化下,愈发愈浓。

03.
  或许是上天也担心没了那个人的张艺兴真的不能照顾好他自己吧,他们两个人真的一起出道了,都在同一个团。
   如今张艺兴回忆起那段时光,真心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才有机会与那人在一起这么久。两人至今认识也有13年了,而那7年光阴对他们俩来说不仅仅是相濡以沫,更是相依为命。
   他记得自己23岁生日的那天,房间里只剩有些微醺的鹿晗和意识已经模糊的自己。那会儿鹿晗手里端着杯烧酒,却一直在看着自己。张艺兴一抬头就对上那眼神,平时身旁那人温柔得出水的眼神如今却不知为何变得有些犀利,看得张艺兴浑身不舒服。
   他嘴上说着房间里的灯太晃眼了,一边躲过了鹿晗的眼神,心里有些虚。鹿晗仍旧在看着他,好一会儿后才收了眼神,“老张,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张艺兴不清楚他是在指什么,摇头说了句“怎么快活怎样过呗。”鹿晗轻笑,仰头干了手中的这杯酒,“想他吗。”
   张艺兴从对方语气中听出了这是一句陈述句。“想啊,像你说的也就只能想了。”“艺兴你们…”鹿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鹿,你说到底是我太傻了还是他太真了,他说的那些话我都信了。结果不说一声就走是觉得好玩?是认为我张艺兴就是他的累赘还是玩具,想不要就不要。”
   说着说着他就红了眼眶,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啪嗒一声打在桌面上。一旁的鹿晗却也不知道还说些什么,他曾答应过那个人要照顾好张艺兴的,可貌似除了那个人,好像没有人可以把他照顾好,包括张艺兴自己。

04.
  “那再重新来过,你会愿意再认识他吗?”
   张艺兴的理智和内心都在告诉他“不会。”他们都在说着不想再次经历那种像是突然失了魂的感觉。
   他的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首诗: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可他最后还是点头说了愿意。
  得到欢喜,但至终得不到你。
  他花了两年时间拼命工作,只是为了利用工作来填满那些可以用来想念他的时间。可是,每次闲下来时那个人就会在他的脑子里乱转。
   渐渐地,那人的广告杂志作品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在工作上也难免被他人拿来比较,他每次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觉得又开心又好气。
  他开心,由衷地为那个人开心,为他取得现在所有的成绩而感到骄傲。他觉得气,气自己,他觉得自己跟那人的差距越来越大,气自己不争气,明明两人算得上是竞争对手为什么自己还要为他而开心。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想他,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这么的喜欢他……
   矛盾是通病吧,属于天秤座的人的通病。
  “呵吴亦凡,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霸道。”

05.
  现在的张艺兴再提起那些事情,像是已经释然了,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情感的变化。可是他心里清楚得很,过没过去,还爱不爱,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们现在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了,当初说好的要一起登上顶峰,也换成另一种方式一起完成了。两个人偶尔一起出席什么晚会又或者录制什么综艺也完全不避讳了。一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只是迟早的事情。吴亦凡没有鹿晗那般勇敢,早早就主动将前团的关系重新处理好,毕竟当时一声不吭就离开的人是自己。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原因总会碰上面。许是活到一个年龄,经历过的事情多了之后就会懂得什么是比较重要的了。吴亦凡也不顾会被推上风头浪尖了,反正自己一直也没下来过,还不如把欠了多年的“债”给还了,也算是给自己和他们一个迟来的抱歉。
  我们都不需一起分担痛楚,各有前途。

06.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回到你人生中的某一年,你会回到多少岁的时候?”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从嘴中轻声吐出:“25吧。”
  其实张艺兴想回到25岁的原因很简单,随着年岁的增长自己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突然间就懂得了当时吴亦凡的言不由衷,身不由己,似乎离开的原因也变得不重要了。
  他一直觉得那人潇潇洒洒走后,只留下成员们和自己痛苦难受。可是他却没有考虑过吴亦凡的感受,他的痛何尝比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少?他什么也不说就走,是害怕说完之后自己心软走不掉了。
  一直残忍的都是他张艺兴,他居然怀疑吴亦凡对他的感情,真是可悲。
  我与你淡似水,便千杯不醉。
  明明为你挂念,偏偏装作早已不爱谁。
  是不是避免了一切,他就不会再爱上他了。张艺兴没有犹豫,笑着从嘴里轻吐出二字:“不是。”
  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艺兴仍旧相信自己总归会与他相遇,然后从第一眼开始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因为他的一句“等我”,自己便愿意再花上将近七年的时间来与他并肩。因为这就是他的命,因为那人是吴亦凡。
  17岁也好还是23岁,25岁又或是30岁,都没有什么关系。从他17岁开始便有一个叫吴亦凡的人以各种方式参与过他的人生,这样就够了。
  张艺兴知道,那个楼梯间的抬头便是自己和吴亦凡故事的开始,而这个故事一直都是未完待续……
  等缘分,信缘分。
  我们相信,下集定是更精彩。

Meer:

——丘吉尔

欢呼,写完了作业(´・ᴗ・`)
在老师逼迫下看完了这本《怎样做文献综述——六步走向成功》(´・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