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Candyyy扬: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叫努娜有糖吃:

我以为他发了ins,粉丝会很高兴,因为他之前叫粉丝“兴迷”,所以exol觉得他不在乎团,现在他叫了exol,说生日快乐,很多人说他忘了初心,他只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二辑
你们想让他怎么办
我今天丧到无法自拔
他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就是唯八,就是不喜欢他,别说因为他最近不参与活动才唯八,原因我们真的不必多说,所有人都懂,你们只是不喜欢他
离开的人闪闪发光,留下的人满身疮痍
今天有人说:他甚至不如那三个人,他还在吸天团的血
我仿佛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2014年,他们走了,他留下来,背负着骂名和anti写出《约定》,说对不起我爱你,说他知道EXO是什么
换来的,是“你这个虚伪的人”,“你什么时候退团。你别蹭EXO热度了”,以及各种我没有办法形容出来的恶心的谩骂
但我请那些人,求求那些人,心疼一下张艺兴,甚至有多少人是因为他才入了韩圈,结果现在回踩,到底是谁丢失了初心
讨厌他也好,想让他退团也好,请你们安静的无视他可以吗?不叫他欧巴,不给他应援就可以,这些有我们,我只希望那些人能给他们一个清静
当初所有人都是带着梦想和爱去加入这个团,想让他变得更好的啊。就好像当初大家一起建了一房子,房子建好了,有人和你说“快滚吧,这个房子不是你的,”我很怕,我希望张艺兴不会看到这些。
曾经的2014,我希望他不会再经历。

“兴兴你有free style吗?”
“没有啊!”
“那我教你好了。”
“好啊。”
…………
“凡凡,现在我也有free style了哦。”

利多卡因:

密林菇:



如果我不支持你的CP、设定,或者不喜欢你的文笔、叙事,甚至对你个人抱有成见,我会闭上自己的眼睛,但绝不试图折你的笔、堵你的嘴


《你我》

*好久不见,结束二模的我偷偷撸了篇短篇
伪现实,切勿较真
脑洞源于同桌的一个问题:“你最想回到多少岁?”
看文愉快,早安。 ​​​

00.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01.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回到你人生中的某一年,你会回到多少岁的时候?”
  张艺兴听了这个问题有些愣住,脑海中闪过几个数字却貌似都不是他的答案。好像过去的三十年中,每一年对他来说都无比地重要,都不能割舍。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从嘴中轻声吐出:“25吧。”
  25,也就是五年前。那时的他虽然已经是一名拥有着无数粉丝的人气偶像,却都像同辈小生一样,一直在努力、累积自己、磨砺自己。
  韩国人气组合出身的他,因着出道后涉世,深知在韩国更新换代只是瞬间的娱乐圈里,一个组合再火也不可能红一辈子,回国也只是迟早的事。说是为了自己未来铺路也好又或者完全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也罢,到底还是国内的环境更让他觉得舒适。
  或许是因为自己觉得跟心里的那个人在呼吸着同一口空气,更加地踏实吧。
  说到底,都是因为他而已。

02.
  他以为自己会说想要回到17岁那会儿。
  可谁又不想回到青春时期呢?那时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怀着满腔热血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就想着出去闯一闯。到头来受了伤,就只是拍拍手继续站起来,笑着对自己说,“没事,接着往下走吧。”
  17岁对于他来说有的不止是热血沸腾,还有那一份专属于青春的悸动。小鹿乱撞,心跳加速,这些词都无法形容见到喜欢的人时那份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一见钟情,在张艺兴眼里就是烂俗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当这种事情真实的发生在他身上时,他却只是说了一句:“其实感觉还是不错的。”
  也是,原本在异国他乡见到国人已经是一件能让他开心很久的事情了。只是一个楼梯间,一个上楼一个下楼,抬眼瞬间,那个人便就惊艳了他的时光。
  从那以后,两个少年渐渐地熟络起来。两人会在人少的地方用国语交流,那人听着张艺兴的塑普常常都忍不住笑弯了眼。他们练习完会一起去公司附近街角的店里吃辣炒年糕。那个人总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张艺兴一个长沙人这么吃不了辣,然后会给对面那个明明辣到眼泪鼻涕都出来的人倒好一杯满满的柠檬水。有时候累了啊或者想家了,两个人就会一起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互相安慰着,鼓励着。张艺兴那会儿傻傻地笑着说:“我们要一起出道,要在一个团里。你要继续照顾我,我怕没有你啊我一个人不能照顾好自己。”那人揉了揉张艺兴带着汗水的头发,也不嫌弃,满是笑意地说:“好啊。”
        看着他带着童稚的亢奋诉说着他们两人的未来,他只想一直陪在他身边,道一声“好。”
   情愫,在一种名为青春的物品的催化下,愈发愈浓。

03.
  或许是上天也担心没了那个人的张艺兴真的不能照顾好他自己吧,他们两个人真的一起出道了,都在同一个团。
   如今张艺兴回忆起那段时光,真心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才有机会与那人在一起这么久。两人至今认识也有13年了,而那7年光阴对他们俩来说不仅仅是相濡以沫,更是相依为命。
   他记得自己23岁生日的那天,房间里只剩有些微醺的鹿晗和意识已经模糊的自己。那会儿鹿晗手里端着杯烧酒,却一直在看着自己。张艺兴一抬头就对上那眼神,平时身旁那人温柔得出水的眼神如今却不知为何变得有些犀利,看得张艺兴浑身不舒服。
   他嘴上说着房间里的灯太晃眼了,一边躲过了鹿晗的眼神,心里有些虚。鹿晗仍旧在看着他,好一会儿后才收了眼神,“老张,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张艺兴不清楚他是在指什么,摇头说了句“怎么快活怎样过呗。”鹿晗轻笑,仰头干了手中的这杯酒,“想他吗。”
   张艺兴从对方语气中听出了这是一句陈述句。“想啊,像你说的也就只能想了。”“艺兴你们…”鹿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鹿,你说到底是我太傻了还是他太真了,他说的那些话我都信了。结果不说一声就走是觉得好玩?是认为我张艺兴就是他的累赘还是玩具,想不要就不要。”
   说着说着他就红了眼眶,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啪嗒一声打在桌面上。一旁的鹿晗却也不知道还说些什么,他曾答应过那个人要照顾好张艺兴的,可貌似除了那个人,好像没有人可以把他照顾好,包括张艺兴自己。

04.
  “那再重新来过,你会愿意再认识他吗?”
   张艺兴的理智和内心都在告诉他“不会。”他们都在说着不想再次经历那种像是突然失了魂的感觉。
   他的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首诗: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可他最后还是点头说了愿意。
  得到欢喜,但至终得不到你。
  他花了两年时间拼命工作,只是为了利用工作来填满那些可以用来想念他的时间。可是,每次闲下来时那个人就会在他的脑子里乱转。
   渐渐地,那人的广告杂志作品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在工作上也难免被他人拿来比较,他每次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觉得又开心又好气。
  他开心,由衷地为那个人开心,为他取得现在所有的成绩而感到骄傲。他觉得气,气自己,他觉得自己跟那人的差距越来越大,气自己不争气,明明两人算得上是竞争对手为什么自己还要为他而开心。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想他,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这么的喜欢他……
   矛盾是通病吧,属于天秤座的人的通病。
  “呵吴亦凡,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霸道。”

05.
  现在的张艺兴再提起那些事情,像是已经释然了,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情感的变化。可是他心里清楚得很,过没过去,还爱不爱,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们现在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了,当初说好的要一起登上顶峰,也换成另一种方式一起完成了。两个人偶尔一起出席什么晚会又或者录制什么综艺也完全不避讳了。一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只是迟早的事情。吴亦凡没有鹿晗那般勇敢,早早就主动将前团的关系重新处理好,毕竟当时一声不吭就离开的人是自己。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原因总会碰上面。许是活到一个年龄,经历过的事情多了之后就会懂得什么是比较重要的了。吴亦凡也不顾会被推上风头浪尖了,反正自己一直也没下来过,还不如把欠了多年的“债”给还了,也算是给自己和他们一个迟来的抱歉。
  我们都不需一起分担痛楚,各有前途。

06.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回到你人生中的某一年,你会回到多少岁的时候?”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从嘴中轻声吐出:“25吧。”
  其实张艺兴想回到25岁的原因很简单,随着年岁的增长自己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突然间就懂得了当时吴亦凡的言不由衷,身不由己,似乎离开的原因也变得不重要了。
  他一直觉得那人潇潇洒洒走后,只留下成员们和自己痛苦难受。可是他却没有考虑过吴亦凡的感受,他的痛何尝比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少?他什么也不说就走,是害怕说完之后自己心软走不掉了。
  一直残忍的都是他张艺兴,他居然怀疑吴亦凡对他的感情,真是可悲。
  我与你淡似水,便千杯不醉。
  明明为你挂念,偏偏装作早已不爱谁。
  是不是避免了一切,他就不会再爱上他了。张艺兴没有犹豫,笑着从嘴里轻吐出二字:“不是。”
  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艺兴仍旧相信自己总归会与他相遇,然后从第一眼开始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因为他的一句“等我”,自己便愿意再花上将近七年的时间来与他并肩。因为这就是他的命,因为那人是吴亦凡。
  17岁也好还是23岁,25岁又或是30岁,都没有什么关系。从他17岁开始便有一个叫吴亦凡的人以各种方式参与过他的人生,这样就够了。
  张艺兴知道,那个楼梯间的抬头便是自己和吴亦凡故事的开始,而这个故事一直都是未完待续……
  等缘分,信缘分。
  我们相信,下集定是更精彩。

Meer:

——丘吉尔

欢呼,写完了作业(´・ᴗ・`)
在老师逼迫下看完了这本《怎样做文献综述——六步走向成功》(´・ᴗ・`)

甜菜兴骑着霸王龙在galaxy中遨游:

ICELY茗: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喵之图南:

“我是使爸妈衰老的诸多事件之一
职称 房贷 牛肉的价格
我跻身其中 最为持久
我是这对中年夫妻唯一相符的病症
共同的病患 二十三年来
无时不在考验他们的婚姻
我差不多就是耐性本身
我是疲惫的侧面 谩骂的间隙
我是流水中较大的那块石头
将眼泪分成两份”
——不想干活·草稿纸随手系列
&文素出处如图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