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布鲁bluer

繁星/灿白/异坤/皇权富贵
微博:布鲁布鲁bluer
好好努力 好好努力

《春秋》


文/和凡

#暗恋向 be
不喜勿喷 玻璃心勿看

00.我没有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没有共我踏過萬里,不够劇情延續這故事。

01.遇見你是我青春尾巴里來的一場大雨。你來的無心,而我却被淋得一病不起。

初見張藝興時,正好是吴亦凡18歲的生日。即使在許多年後的這一天,他依舊記得見到那人時,天氣是多么晴朗,秋風吹的不驕不躁,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樣子。
剛剛好,他抬頭看到了他。
穿著淺灰色的連帽衫,微微翹起的幾根呆毛,恰好能看到右臉頰上淺淺的酒窩。整個人顯得是那樣俏皮。他禁不住地笑出聲,惹得那人朝自己的這邊看了過來。
“你是在笑我?”好聽的汽水音從耳邊傳來,在吴亦凡的心里擲了顆小石子,蕩起一圈圈漣漪。
吴亦凡意識到自己失禮了,“無意冒犯,我只是看到你想起了一些事情,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你也喜歡這首歌啊?”張藝興瞥了一眼桌上正好亮著的手機屏幕,看到了正在播放的音樂。是張敬軒的《春秋》,他聽的第一首粤语歌。雖然一直不明白歌的意思,却喜歡其中的幾句歌詞喜歡得要緊。
吴亦凡胡亂的應了句嗯。
“藝興!”不遠處的人朝著這邊喊了一聲。身邊的人招了招手,回過頭對吴亦凡说了句:“下次見。”白皙的臉頰上露出好看的酒窩便向那人走去。
吴亦凡念了那人的名字,“藝興”,默默在心里許了個願,希望還能見到他。

02.你是夏天里的冰啤酒,冬日里的熱可可,是我日思夜寐的夢中人。

再次見到張藝興時已經是冬季了,華南的冬天來得總是特别晚,但出門不多披一件外套也會覺得凉。
看到張藝興是在星巴克里,已經端著焦糖瑪奇朵喝著的吴亦凡抬眼則看到張藝興正在點單。“一杯熱摩卡,謝謝。”
在候餐的張藝興轉頭就看到了正在看著自己的吴亦凡。“是你啊,好久不見。”語氣中帶著一絲驚喜,像小孩子一樣。
“没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上次太匆忙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張藝興。”
“吴亦凡。”
“你也是Z大的嗎?”
“是,我是醫學系的。”
“我也是。”
“一起去走走嗎。”
“好。”
兩人走在路上,今日的風倒是有些大,吹得兩人直哆嗦。路旁的梧桐樹葉子仍是绿的發亮,就連落在地上的也是如此。
因是早上,來往的人和車有些多。正好有輛自行車朝著他們開過,吴亦凡看著身邊的人没有反應,一手拉過他的手臂,“小心。”那人重心不穩,一不小心跌入吴亦凡的懷里。
這一跌,更是跌進了吴亦凡的心里,撞得他滿心歡喜。
“真不好意思,我剛剛有點走神。”
吴亦凡覺得好笑:“好好走路也能走神,真是個冒失鬼。”
“誒,我哪里是冒失鬼啊。我只是反應比較慢而已嘛。”
吴亦凡看著他有些生氣的樣子覺得可愛,覺得像小時候吃的那顆瑞士糖一樣甜。

03.餘下我這輩子跟你去浪費。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和張藝興認識也有三年之久了。兩個人從同校同學到如今的工作伙伴,經歷了多少事情才形成了現在的默契。
“你把這個病歷拿去吴醫生看看,他會告訴你開什么藥了。”張藝興理完手中的病歷,看了看表,到點下班了。他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收拾好東西,朝吴亦凡的辦公室走去。
“吴醫生,忙完了没有?”張藝興敲了敲辦公室的門,示意進來。
“拜你所賜,還有一點。”吴亦凡看了一眼,繼續敲打著鍵盤忙活手頭上的工作。
張藝興坐在吴亦凡對面的轉椅上轉悠著。“我們一會去吃日料吧,聽说大學城那開了間新的居酒屋,我們去試試吧。”
難得他能拿定主意,吴亦凡應聲说好。
遇上下班高峰期,在路上堵了好一會兒才到。兩人早已餓到不行,快速點完菜,兩人便低頭各玩各的手機。
張藝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頭朝著吧台喊:“老板,來兩瓶燒酒。”
幾杯酒下肚,兩人已微醺。
吴亦凡端起酒杯,看著對面那人紅透的頸脖,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亦凡,我們認識有多久了?”
“三年了。”
是啊,也已經三年了。這三年的時間,讓兩個人互相了解,互相成長,對方早已是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只是,自己始終不能對他吐露傾心。
他貪戀又害怕地過著每一天。他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不能再這樣子陪著張藝興。他又在慶幸著,他貪戀著和張藝興在一起的每一天。
矛盾,或許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心情。
“特别感謝你吴亦凡,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子。我知道,在工作上你偷偷給了我很多機會,在生活中你又特别地照顾我。能认识你真好。”
吴亦凡看著那人喝多了吐露真心的樣子,嘴里輕輕吐出:“張藝興,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從一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这些年來我在你身邊一直膽戰心驚的,就是害怕你知道了我的心思,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可是藝興,我没辦法了,我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過每一天。”说著,吴亦凡便握住了張藝興的手,語氣里帶有一絲乞求。
張藝興聽了這話後愣住了。他覺得很混亂,一時之間没有说话。
兩人沉默,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而吴亦凡的心里忐忑不安,他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只是這一天要來臨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准備好。
沉默了好久,終於有聲音響起。“亦凡,我……我現在也不知道該说什么。對不起,你的心意我還是不能接受,畢竟我不是……但我希望這件事不要影響到我們之間的感情,我真的不想失去你這位好朋友。”張藝興把手從吴亦凡那抽了出來,说完便匆匆離開了。
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吴亦凡像是被抽空了一樣,靠在沙發上。語氣誠懇,是張藝興的作風。這個結果,也不算壞。最起碼,他們還能做朋友。可是,他不想和他做好朋友,兩人之間的關系却也只能是好朋友了。

04.我没有被你改寫一生怎配有心事。

幾年後,張藝興結婚了。而吴亦凡也談過几任女朋友,最後都是無疾而終。在張藝興的婚禮上,原本吴亦凡是要做伴郎的,最後他還是拒绝了張藝興的請求。他不是没有看到那人眼底的失望,他只是,只是没有辦法做到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和另一個人共度餘生。
那一天,吴亦凡將頭发梳的油亮,穿上特地定制的西裝,算是盛裝出席。婚禮上看到他的人,都打趣道,他是要來搶新郎的風頭的。
可吴亦凡却覺得那一天的張藝興才是最耀眼的。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莊重有禮,衣服穿在他身上又是不一樣的味道。
他坐在第一排看著台上的一對新人宣誓,交换戒指,兩人接吻。張藝興嘴角上揚的弧度是那樣好看,是他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的。
酒席上,吴亦凡一直在幫張藝興擋酒。他喝的最後一杯酒是張藝興敬他的。
“兄弟,謝謝你。”
“謝什么,都這么多年了。記得,孩子的乾爹必須是我。”
張藝興淺笑。
“張藝興,祝你白頭偕老,一生幸福。”
“謝謝。”
那一晚,吴亦凡喝了很多酒,但他清楚自己没有醉。他整晚在家里的陽台上,手機單曲播放著那首《春秋》。
他其實騙了張藝興,他不喜歡這首歌,覺得太悲傷了。他不知道是因为林夕把詞寫的太真實,還是張敬軒唱的太难过。
“没人應該怨天怨地得到這結局……有没有道理为你落发,必須得到世人同意……”

05.明示不想失去的绝世好友,没有得到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

再说起這個故事,是吴亦凡 28歲生日。他端著酒杯,坐在居酒屋的吧台上,和居酒屋的老板傾訴著。
居酒屋的老板認得他和張藝興,他們倆是店里的常客。
“那你這么愛他會不甘心嗎?”
“不甘心?在這場單戀的游戲機我從一開始就輸了,没有什么不甘心的。”
“那你現在還愛他嗎?”
吴亦凡沉默了一會,“愛吧。”
“會遺憾嗎,關於他?”
“我没有为你傷春悲秋,不配有憾事,没有共你踏過萬里,不够劇情延續這故事。”他喝了杯酒,輕輕地唱著。
不一會兒,口袋里的手機輕輕震動了幾下。是張藝興發來的信息。
“亦凡,生日快樂。下輩子我還要認識你。”
下輩子我還要認識你,只是這一次,我要和你在一起,和你看過每個春秋。

06.我對你付出的青春這么多年,最后换來了一句謝謝你的成全。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