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布鲁bluer

繁星/灿白/异坤/皇权富贵
微博:布鲁布鲁bluer
好好努力 好好努力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14

文/和凡

你给的爱不多也不少,足够让我一生煎熬,刚好让我想你到老。

见到边伯贤的时候,那人已经等了很久,吃完了一块蛋糕。“让你等久了伯贤。”吴亦凡牵着张艺兴往边伯贤的对座坐下。
“伯贤,这是张艺兴。我口中的那个‘他’。“艺兴,这是Baekhyun。”吴亦凡向两个人介绍着。
“Baekhyun,久仰大名。”边伯贤听到张艺兴的名字愣了一下,待吴亦凡喊了他好几声才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刚刚有点走神了。你好,Lay。”边伯贤赶忙伸出手握住那只已伸出许久的手。
三人坐下后,吴亦凡为他和张艺兴点了餐。他和艺兴说:“这次伯贤的巡演礼服交由我们设计。得辛苦你了,张设计师。”
张艺兴听后,露出惊喜的脸色,“Really?”他看到对面那人笑着点了点头,才确定这是真的。张艺兴向来就喜欢边伯贤的音乐,更多的是欣赏。学过钢琴的人,自是明白边伯贤这般琴技更是高超。他有些好奇,吴亦凡是怎么和这位钢琴大师搭上边的。
三人聊了好一会才离开,吴亦凡和张艺兴走之前,边伯贤坐在座位上对吴亦凡说了句:“阿凡,你眼光真高。”说罢,还朝吴亦凡使了个眼色。
吴亦凡笑笑便牵着张艺兴的手往外走去,剩一旁的张艺兴有些不明所以。
没一会儿,窗外下了雨。秋季,广州总爱下雨。雨势也不大,却总是要下很久才停。边伯贤坐在店里望着窗外,突然想起那一年广州的雨季。
其实刚看到张艺兴的时候他是惊讶的,虽然早在各大杂志上看过他的设计,只是再见时他身边的人是吴亦凡他才觉得惊讶。
他和张艺兴高中同校。自己虽是艺术班的,但他和朴灿烈的事早在那群学生中传得沸沸扬扬。边伯贤自是少不了耳闻。
初见朴灿烈的时候是在公交车上。因为下雨,坐公交车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车厢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司机突然刹车,整座车厢的人都来不及反应,向后倾斜。而朴灿烈就是在这时不小心踩到了边伯贤的脚。
“同学,不好意思。”
边伯贤顺着音源看去,是个比自己高许多的高个子。明明有些凉的天气却还穿着夏季校服。戴着入耳式耳机,手里还抱着一个篮球。“没事。”边伯贤忍不住朝他多看了几眼,注意到那人别在衬衫上的校牌。
“朴灿烈。”边伯贤在心里默念着。
渐渐的两人因为常在公交车上碰面也慢慢熟络起来,两人常常坐一起聊天。顾着和张艺兴发信息的朴灿烈,无意间用余光瞥到身旁的边伯贤在看着自己。
他拔下一只耳机递过去,“要听一下吗?”
那人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边伯贤不自觉地接过往耳边戴上。耳机里传来沙哑的女声,是adale的《someone like you》。
“好听吗?”
边伯贤不自觉的点点头。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adale,他觉得她远没有其他同龄女歌手唱的好听。沙哑的声音与欧美女声向来甜美的嗓音比起一点都格格不入。
朴灿烈听到边伯贤的回答,很满意地笑了笑。“我很喜欢她,觉得她的嗓音很特别。”
边伯贤看着那样的朴灿烈,觉得耀眼。
这样的他,悄悄地走进了边伯贤的心里。
不久前边伯贤还因为换位置坐到了窗边而烦恼,他实在是不喜欢阳光照在他的桌子上,觉得刺眼。但自从他看到好几次朴灿烈从窗边经过后,他也没有这么讨厌这个位置了,相反还觉得庆幸。
有时他会看到朴灿烈和几个朋友笑的开心从窗边走过,有时朴灿烈会看到自己朝他打招呼,还有好几次他偷瞄到朴灿烈和张艺兴趁走廊没人时,偷偷牵手走过。
他一直想看看张艺兴长什么样,终于那天他要去琴房练琴的时候看到了。
刚走进琴房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的人喊:“灿烈!”语气里满是欣喜。
待那人转过头来看到是自己的时候,赶忙抱歉,有些尴尬的跑了出去。
这下边伯贤可看清了张艺兴的样貌,原来他喜欢的人所喜欢的人长这样。浅浅的酒窝,白皙的皮肤,浅棕色的卷毛,俏皮中又带着几分稚嫩。
边伯贤的心里像是装满了刚挤出的柠檬汁,酸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有一回中午,边伯贤去琴房练琴的时候,走到门口便看到朴灿烈和边伯贤在屋内接吻。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瞬间他的脸红透。
他像一个小偷,窥探到别人惊天大秘密。
他站了一会,转身离开,快跑回教室。脑海里依旧回放着刚刚那两人接吻的画面。
那一天,边伯贤练琴时心不在焉的,接连弹错了好几个音。一向疼爱的老师也忍不住说了他好几回。
放学后,边伯贤没有和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家。他慢慢的走在街上,看着夜色渐渐暗下。经过一间影像店的时候,他忍不住走了进去,因为点里正播放着那首《someone like you》。他在店里看了好久,最后才在架子上看到那仅剩一张adale《21》的专辑。他把自己一个星期的零花钱用来买这张专辑。
原本他打算要送给朴灿烈的,可还没来的及,他便和家人匆忙的去了维也纳。
没有来的及把专辑送出去,没有来的及和朴灿烈说声在家,甚至还没来的及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就这样再也见不到面了。
回到家的边伯贤看到房间桌上摆放着的那张专辑,忍不住打开手机,播放那唯一一首adale的歌。
“I heard that you're settled down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 're married.”
再回到这座城市,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只是不知那位故人,现在是否可好。
距离和时间都没能模糊那人的模样,相反在边伯贤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