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4.

【有一个人住在心里 ,消失在生活里】

BGM ▷ 一个人 - 张艺兴

 张艺兴看着已经喝醉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吴亦凡,发了会呆,起身去关掉客厅那盏亮的晃眼的灯。

 拿起茶几上的啤酒罐,径直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站在阳台上,又把窗给关上。生怕睡着却没有盖被子的吴亦凡着凉。

  不得不说吴亦凡订的房间特别好,抛去什么设备齐全,宽敞舒适不说,光是这里的地理方位就是超赞的。

  从这望去,整座巴黎城的景色尽揽眼底。

   尽管现在快接近凌晨两点了,可巴黎的街道依旧灯火弥漫,丝毫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不远处的塞纳河畔,也被这些灯光照得发亮,更不必说那地标性的建筑——埃菲尔铁塔。

  整座城市耀眼得不像话,张艺兴看得生疼。一处处的灯光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地扎进他的眼睛里。

  他仰头喝了口手中的啤酒,略微苦涩的味道在他舌尖漫开。

  二月份的巴黎不算很冷,但迎面而来的风还是吹得他瑟瑟发抖,却也算是把他吹得清醒些了。
  

  眼角的泪水也被风给吹干了,只是脑海里那人的模样还没被吹散。

“还是想起他了。”张艺兴低头苦笑。

  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度过了多少个像这样的夜晚。每次只能靠药物来暂时麻痹自己,才能睡下。

  当然也被吴亦凡拉着去看过心理医生,只不过最近频频出国也有段日子没去了。而且他觉得医生开的那些所谓的处方药还没有他自己吃几颗安眠药来的管用。

  过去像一张大网,把张艺兴网得死死的,让他逃不掉。

  他试着挣扎,可每次越挣扎却被网得越死。

  那些过去,注定是他忘不掉的。

  张艺兴关上阳台门,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啤酒罐。转身看到沙发上的吴亦凡睡得不安稳,看他一个快一米九的大男人躺在这小沙发上好像是委屈他了。

  等他从浴室里出来,吴亦凡在床上躺着,蜷缩着身子。想到刚刚把这个人弄回房间真是不容易,最后索性放弃了直接把他叫醒让他自己回去睡。

  他走到床边,打算关掉吴亦凡旁边的床头灯。看到那人睡得不安稳,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汗。

  像是胃疼的样子。

  张艺兴端来了一杯温开水,轻声地伏在吴亦凡耳边说:“亦凡,起来喝点水。”

  吴亦凡从床上坐起来,半梦半醒,眼睛微微睁开。张艺兴端着水杯,伺候着他喝下去。

  看着他喝完后,扶着他躺下。

 “睡吧,晚安。”

  吴亦凡乖乖地闭上眼睛。

  大概是刚刚喝完酒,胃有点不舒服吧。张艺兴盯着他看了一会,待他睡着后轻声走出房间把杯子放好。

   吴亦凡整晚睡得不安稳,而张艺兴也没有怎么睡,一大早就醒了。

  他去药店买了些胃药,然后又走远了点去散步回来时吴亦凡还没醒,大概这些天他是真累了吧。

  张艺兴把药放在桌上,又下到酒店的后厨去,交代厨师煮粥。

  开始还不放心,用英语和厨师说了两三次煮皮蛋瘦肉粥的步骤,最后怕交代不清,还是自己动手,喊个厨师来看火自己便回了房间。

  当他回到房间时吴亦凡已经醒了,不过还是坐在床上。张艺兴听到房间里传来阵阵的咳嗽声,想必是昨晚喝酒喝多了又躺在沙发上受了寒,病了。

  他倒了杯水拿到房间里,看到那人一脸疲惫但仍然在开着视频会议,专心听着视频那头的人的年度总结。

   张艺兴没有打断他,拿着杯子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他。

  等到吴亦凡的会议结束后他才把杯子端进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站了多久,他只知道手中的杯子原本是烫的,现在倒是变凉了。

  “喝水。”

   吴亦凡接过张艺兴手中的杯子,乖乖听话把水喝完。然后把平板放好,继续缩到被窝里。张艺兴没说什么,他知道他累。虽然已经快到中午一点了,他还是让他继续睡。

  他走到窗前把不知什么时候掀开的窗帘又给拉上,然后把杯子拿出去,顺便把门给带上。

  当厨房第四次通知他:粥已经煮好了。张艺兴也只是打了个电话让助理去端上来,然后继续看书。

  他向来不喜欢做事时被人打扰,所以总是会挑夜深人静的时候画稿。然后凌晨三四点把设计稿发去给吴亦凡。

  第二天早上就会被他给数落一顿。

  当张艺兴正很认真地看着手中这本《追影子的人》时,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声音,响个不停,他只好放下书。在客厅里翻了好久才在沙发缝中找到吴亦凡的手机。

  “喂,你好。”
  

   “小兴哥吗,是我。”
  

   张艺兴看了看来电人,“米嘉,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找Boss。”

   “他现在在睡觉,要不我去叫醒他。”

    “不用了,小兴哥。我打电话来只是想告诉Boss快递我收到了,想谢谢他。”

   “好的,我会转告他的。”

    “那小兴哥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张艺兴听了她话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难怪出门时大街上家家店门前都摆着玫瑰,自己还被好几个女孩缠着喊买花。

   张艺兴准备挂电话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对了小兴哥,Boss这几天有没有吃药啊?”

  “吃什么药?他为什么要吃药?”张艺兴有些不明白。

  “你出差那几天,他开会时晕倒在会议室里,医院检查是胃溃疡。他上飞机前我才叮嘱过他吃药啊…”

  “好了,我知道了。”张艺兴了了地挂了电话。

   吴亦凡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大概是冬季的缘故吧,天总是没到下午五点就已经暗得差不多了。

  他走出房间,看见张艺兴坐在沙发上。前面的茶几上不知摆着什么,冒着热气。

   “怎么不开灯?”吴亦凡走到门口开了灯。

   “喝粥吧。”张艺兴起身。

    吴亦凡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你去哪?”

   “你一整天也没吃东西了,快把粥喝了吧。”张艺兴把他按下喝粥,“皮蛋瘦肉粥,小心有些烫。”

   吴亦凡坐着一口一口喝起粥,“吴亦凡,你病了怎么不和我说?”张艺兴不知从哪拿来一根烟,点燃,深深地吸了口。

   “病了怎么不吃药?”张艺兴从嘴里呼出几个烟圈。

    吴亦凡朝他笑了笑说:“没事,会好的。”

    “怎么好?喝酒就会好吗?吴亦凡你知不知道你得的是胃溃疡,如果不注意的话会恶化成癌的。你会死的知不知道?”张艺兴把烟扔到烟灰缸里,掐熄掉。语气中隐约能听出他已经生气了。

     听到这话吴亦凡放下手中的勺子,冷冷地看着张艺兴:“他死了那么久你不还是一直想着吗?如果我死了也能让你一直念着我,那我情愿去死。”

    吴亦凡说完后,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话,画面宛如静止般。

   最后张艺兴还是打破了沉默,说了一句:“你喝完粥记得把药吃了。”说完,便出了门。

   屋内只剩下吴亦凡一人,那碗皮蛋瘦肉粥依然冒着热气只是没有人再去尝。

  屋里的人一直望着门口那个方向,最后走了过去把灯给关了。

  窗外灯火辉煌,即使不开灯,外面也能把这照得一清二楚。

  张艺兴一人走在大街上。

  情人节,热闹非凡,处处都洋溢着恋爱的气息。街上来往的人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倒是显得他一个人有些格格不入。

  天空突然间就下起了雪。一朵一朵的雪花飘落在屋檐,地面,心上。

  然后等待融化。
    

———————————————————————  ———————————————————————

哈哈~各位繁星er们节日快乐哈~~今天大过节的咱就不甜不虐狗了😏2333~咱们还要一直喜欢咱们的繁星哟~撒浪嘿哟♥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