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5.

【你最近还好吗?是不是也在思念里挣扎。】

BGM ▷  call you mine -Jeff  Bernat

   从巴黎回来国内已经是大年初三了。张艺兴和吴亦凡到达广州的白云机场也已经是晚上快十二点的时间。两人坐上一辆出租车就往吴亦凡家的方向开去。

     至于在巴黎情人节那晚的事情,两人从那晚以后也没再提过。那天张艺兴在街上逛了很久,吴亦凡在屋里等了很久,最后等到那人回来的时候他只是说了一句“睡吧,很晚了。”

     他们都懂,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明白了。两个人相处总有一些事要学会忘记,学会佯装忘记。毕竟,有些东西说得太明白了对你我都不好。

    既然珍惜,那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些事情而去伤害彼此。

     尽管是在午夜,但广州城内处处都还洋溢着热闹的气氛,不远处还有人在放烟花。街上没几家店已经打烊,倒是车在路上开得也是蛮顺畅。

  两人住的地方也离得不算远,都住在天河区,公司离着也挺近的,虽然每天在路上堵车浪费的时间倒也不少,但好在两人的工作也不算是很急。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两人早就累了。机场离着吴亦凡家比较近,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就到了。一到家两人就瘫在沙发上,将近过了二十分钟后吴亦凡才起身收拾行李,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看到张艺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吴亦凡倒是走过去抱住那人的腰就往肩上扛。

    把张艺兴扛到房间里,小心的放在床上,生怕伤着他,还往他的腰下多垫了个枕头。

   张艺兴的腰曾经受过伤,很严重。所以吴亦凡从不让他开车;家里面的椅子,沙发或者床什么的一般都会挑些比较软的;走在人多的地方也会在他身后轻轻地护着他的腰。

  吴亦凡常笑话他说:“明明才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怎么有一副八十多岁的腰。”嘴上虽是这样说着,可却比谁都要紧张他。

  帮他盖好被子后,看着那人不自在的动了动又翻了个身,吴亦凡才意识到他有多累。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吃就睡着了。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即使是这样张艺兴也不愿意一大早就离开被窝。天还没亮就听到楼上像是在装修一样整得“乒乓”响,让张艺兴同志睡得很不爽。

   没过多久楼上的杂音也没了,这下张艺兴又睡不着了。他在床上翻了翻,最后才起来。看了看周围才意识到自己在吴亦凡家。

   他拿了几件吴亦凡的衣服就往浴室走去,经过他的房间时还细心地帮他把门关上。等他从浴室出来时,吴亦凡早已坐在沙发上看着早间新闻。

   那人穿着一件明显大很多的衬衫,裤角不知是卷了多少次才勉强合身。看上去有些滑稽却又是满满掩盖不住的可爱。

  他拿了条毛巾擦了擦湿答答的头发,挨着吴亦凡身边坐下,“你怎么不睡了?太吵了吗?”

   洗发水的味道很好闻,顺着他擦头发的动作,还有几滴水珠滴在吴亦凡的脸上。鼻尖满是他身上沐浴后的味道。

  “难道你不知道很吵吗?”吴亦凡白了他一眼,起身去把吹风筒拿来。

   张艺兴回想了一下,他刚刚也没干什么。就是一不小心把沐浴露给打翻了然后顺手把洗发水和周围的东西一起打翻了。那声音,好像是有些大。

  “把头发吹干,和你去喝早茶。”

  “不看了吗?新闻还没放完呢!”

   “你可以在这看完,我先走。”

    “怎么能这样呢!我们当然要同生死,共进退啦。等我,很快。”

   吴亦凡看着他手脚略显笨拙地吹着头发,同时还不忘耍贫嘴。心想:这人怎么快就把时差给倒回来了……

   开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车才到了荔湾的陶陶居。这家百年老字号的味道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从光绪时期到现在,经历过多少风雨,换过多少任掌柜却早已不记得。

   两人找了个位子坐下,等着一壶水煮好然后泡上一杯普洱茶。

   耳边充斥着各种嘈杂的声音。

“干蒸烧卖,叉烧包,奶黄包……”

  “新年好啊,坐低饮茶……”

   “三号台埋单,收银。”

   尽管是早上七点多,但这里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年初四,带着自己的家人,朋友来这吃上几口茶点,喝上几杯小茶,聊聊天叙叙家常……让人有种几百年如一日的感觉。

   张艺兴一口一口吃着还在冒着热气的糯米鸡,比起在法国米其林里吃的那几顿大餐,倒是觉得这才是美味。

   小推车里一屉屉的点心自己趁热挑,啪啪盖个章,就坐定享受美味。茶尽话不断,把茶壶向上翻开就会有人来加水。

   与人饮茶,几件点心落肚,茶水喝得有些泛淡,八卦意味却浓。慢慢地沏茶,慢慢地吃点心,慢慢地说闲话,慢慢地消磨时光……

   一顿普通的早茶,倒是让人放松不少。张艺兴向来不喜欢国外的饮食。难怪,像他这种常来喝茶的人自是尝过好吃的,比起那些蜗牛小番茄,他更喜欢简单的一笼虾饺或者廉价的一碟布拉肠粉。
   

   “我妈喊你今晚去吃饭。”张艺兴刚刚挂掉电话,说。

    吴亦凡细细品尝着手中的这杯茶,应了一声“哦”也没说什么了。

   晚上吃过晚饭后,张爸张妈和吴亦凡闲聊了几句后便出门去散步了,剩下自己和张艺兴两人在家洗碗。

   两人洗完碗后,上了楼顶去坐着,不一会不远处就放起了烟火。吴亦凡看着一旁的张艺兴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倒是不由地想起前几天两人还在巴黎的时候。

   因为时差的缘故,国内的新年会比巴黎早七个小时。以至于吴亦凡在中午的时候就看到微信群里的员工都在吐槽着今年的春晚。等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吴亦凡走到房间里,原本在画稿的张艺兴结果趴在床边睡着了。

  他轻轻地拍了拍他,轻声对他说:“艺兴,新年快乐。”

   张艺兴像是听到了吴亦凡的话,睁开了眼,看清了对方的脸才半梦半醒地应了一句:“新年快乐,亦凡。”
 

   巴黎到了晚上不知为何在午夜十二点时倒也放了烟花。本是在看电视的张艺兴看到外面的景象,急忙忙地跑到酒店楼下的小园旁找到在那散步的吴亦凡说:“新年快乐。我们又一起走过了一年。”

   吴亦凡看着他跑得还有些喘的样子,拨了拨他额前的刘海,抱了抱他。

    “新年快乐。”

    吴亦凡回过神,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张艺兴看着还在望着夜景的张艺兴,无厘头地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张艺兴有些愣,又朝他笑了笑:“你不是说过了吗?”

  “新年快乐。”

    “嗯。”

   吴亦凡看看远处绽开的烟火,又看看不远处的人,嘴角不由地上扬。

   新年的第一句新年快乐我想对你说。

   新年的第一个拥抱我想怀里的人是你。

   感谢有你的一年。

   感谢与你一起走过的一年。

   感谢即将与你同行的一年。

  我还有好多好多句新年快乐要说给你听。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
————————————————————————
 
    呀哈,各位繁星日快乐呐!在今天全国高考的日子先祝各位在考场上战斗的亲故们加油呐💪然后,为我迟迟没更文感到抱歉。还有,啊哈哈哈!我这一章真的不是在过年时写的😶最后,各位节日快乐,看文愉快!!!Happy's kray day!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