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6

  【你是我最骄傲也是最卑微的事】

BGM ▷  The Day-K.will/Baekhyun
 
     年初七,春节也将近尾声了,一些大人也准备回归工作岗位,而学生们还在为一堆堆的假期作业烦恼着,索性扔下不管再去疯玩几天。

     吴亦凡这天本是准备在张艺兴家给他做饭吃的,结果早上就收到秘书的电话说今晚要去金氏集团吃开年饭。

   “这开年饭未必也开得太晚了吧?”

     吴亦凡翻着报纸想看看最近有啥新闻,听到开年饭有些好奇。“因为前几个星期金氏组织全体员工们去度假,不久前才回来所以开年饭有些晚。”

    吴亦凡听到这消息嘴角微微上扬,挑眉问:“哦,是吗?”

     米嘉听电话那头的语气不大对,“所以Boss,你今晚去吗?”

   吴亦凡把报纸合上,起身笑着,“去,当然去。还有,今晚你和小梁俩都去。”

    “哦?为什么?”吴亦凡大概已经料到她下一句想要说些什么。

     “他去是帮我谈生意。至于你,帮我挡酒。”说完吴亦凡就挂了电话,特地泡了杯茶给张艺兴端去。

     一推开房门就听到了一阵钢琴声,很悦耳,是他没听过的。

    毕竟他自己更喜欢嘻哈。对于这种钢琴曲,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像张艺兴那样去欣赏。

    他把茶杯放在地板上,蹲下来问正在认真作画的张艺兴:“画完了吗?喝点茶休息会。”

    “过会喝。刚刚有了灵感。”

   吴亦凡看着张艺兴一笔一笔画着,根本无暇顾及他,只好起身“那你画,过会来喊你吃饭。”

     张艺兴应了一声,吴亦凡关上门走到厨房,看着自己买来的食材。带上围裙打算大展身手。

    他和张艺兴都是会做饭的人,可平时因为工作忙都不常下厨。

    张艺兴一直认为一个家的设计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厨房。虽然一年四个季度他下厨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清,可是当时装修的时候他在厨房这一部分真的是各种要求各种想法各种砸钱。

    张艺兴画了会儿稿,渴了出来倒茶喝就看到吴亦凡围着自家的白围裙在那忙活着。他坐在料理台的椅子上看着吴亦凡切菜的样子,觉得其实吧自己家的厨房好像挺需要一个这样的角色。

    “咋啦,被我给帅到了?”吴亦凡切着菜抬头看了看,挑着眉对着张艺兴说了句。

     “是是是,大哥你最帅。小心点别切到手了。”说完端着杯子回了房,走到房间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没倒水。果真,还是被他切菜的样子给迷住了……

     等吴亦凡把自己那压轴大菜——荔枝鸡端上桌时,也将近十二点了。他看着那一桌的饭菜,不知从何而来的满满的成就感。

    他把围裙给脱下洗了个手就去房里喊张艺兴吃饭。开门进来时没有再听到那首钢琴曲,不知为何有点失望。

   他走近张艺兴身边,看到他已不再画稿,正用着笔电不知给谁发邮件呢。

    “艺兴,吃饭了。”吴亦凡坐在床边对他说。

     张艺兴敲下发送键说了句搞定,还伸了个懒腰把笔电合上。吴亦凡看着张艺兴现在这个模样,忍不住地想揉揉他的头发,最后还是笑笑说:“走吧,去吃饭。”

    两人其乐融融地吃完了这顿饭,在饭桌上张艺兴会评价一下这道菜做得怎样,还会向吴亦凡取经。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以后自己一定要认真工作,让吴亦凡有空给自己做饭吃。

     两人一下午一直在家里打游戏,本想着的是去吃干炒牛河的,但张艺兴一直赖在家里不肯动,非说要打完这关才肯走,吴亦凡也只好留下来看着他玩。然后看着看着不知怎的自己也玩了起来。

     牛河没吃成,吴亦凡却准备要去吃开年饭了。当然,像这种场合吴亦凡身旁必须要有张艺兴的陪同啊。

   
   算得上是盛装出席的两人,刚踏进会场大门开始便吸引了许多目光。
 
   “boss,小兴哥。”米嘉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礼服,在离他们两人不远处招了招手,然后朝两人走来。

  “小梁呢?”吴亦凡四处看了看。
 
  “他在那边和几个集团老总聊着,boss你要过去吗?”

  “不了不了,有他帮我顶着就好了。”

  “嘿嘿,小兴哥新年快乐。”

  张艺兴愣了会,反应过来笑着说:“新年快乐。”抬眼看到女孩期待的目光,便从口袋里掏出个利是递给了她,“你可得好好工作啊。”

   “会的会的,谢谢小兴哥。”

   张艺兴看着女孩笑的高兴,自己也忍不住乐了起来。口袋里的电话正好响了,他示意一下便走远了去听。

  张艺兴去接电话时,吴亦凡看了眼米嘉,语气冷淡的说了一句:“我不是给过了吗?怎么嫌不够?”

  “这个不一样。boss你给的那是你的心意,小兴哥给的是他的祝福,况且这种东西多多益善嘛。”

   “得了得了,你快快收好,去帮我招呼那边几个老总。”

   “得令。”

  米嘉刚走,吴亦凡边听到那边传来那人的声音。

  “什么意思?什么叫没处理好?我说过多少次要反复核实反复核实的,是不是放假了你们就把我的话给忘了,那这样就全走人别干了。给你一小时,把小组的人都给我叫回来,一个小时后没有出现在会议室的以后就不用出现了。”
   
   那人挂掉电话后,吴亦凡走过去。从刚刚的那段话中,他听出了大概是设计稿出了问题所以张艺兴才会这么生气。

  “怎么了?”

  “设计稿有点问题,我现在要回公司一趟。”张艺兴的话语中仍带有怒气。

  “那我送你。”

  “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了。还没见到学长呢,你到时候帮我说一声。”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点。”
 
  “嗯。”

  吴亦凡望着张艺兴离去的背影,突然间觉得这场宴会无聊了不少,前脚刚想离开,就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金钟仁。

     “Hey, 钟仁。”

  两人以自己的方式打了招呼后,吴亦凡开始问:“你哥呢?”

    “停车去了。诶,过会咱必须得好好喝一杯哈。”

   “这,我是开车来的……”

    “没事,等你喝到吐了大不了帮你滴滴打车!”

   吴亦凡听了这话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他和金钟仁算是多年好友了,两人有事没事就聚一起打打球。他是卖衣服的,他是开商场的,偶尔两家在工作上还能互相合作什么的。

    至于金钟仁的哥哥——金钟大,那更是业界的天才,天生做生意的头脑。曾经他和吴亦凡还有张艺兴是同一个学校的,虽然都比他俩人小,可是他比他们大一届。所以久了,两人都习惯喊他叫学长。

    没聊多久金钟大也过来了,一阵寒暄后金钟大突然问起张艺兴,还以为他不给自己面子,不肯来吃这次的开年饭。

     吴亦凡忙着帮他解释说,刚刚遇到稿子有问题所以忙着去处理了,也没办法留下来。

     金钟大顺手拿过送来的香槟,摇了摇头说没事,下次再约。

   吴亦凡陪着两人喝了几杯后,实在喝不下了,瞎编了个理由说要去那边逛逛。这金家两兄弟大概也是喝得有些懵了,往常这种情况是死活不让人走,今天倒是出奇地同意了。

     他在会场里逛了逛,倒是看到了不少想要合作的企业老板。吴亦凡见着他们也只是笑笑说今天不谈生意。

     他走到会场的一个角落倒是看到了一架钢琴,脑海里出现了记忆中张艺兴弹钢琴的样子。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张艺兴家里现在一直摆着一架钢琴,不过也很久没见他弹过了。

     吴亦凡摸了下琴键,在钢琴前坐下,凭着记忆按下了琴键。弹了一小段的《卡农》实在是记不得了,也没再弹下去。

    他也是会钢琴的人,不过也没有深究,只是当作兴趣爱好学来玩玩罢了。他这种技术糊弄一下无知群众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要是真的在学钢琴的人眼里这只能算是班门弄斧而已。

     他起身看到不少人的眼光往他这边投过,往前走没有理会。跟米嘉交代了几句,看了看表,打算回去了。

    走到大门时倒是听到一阵钢琴声,毋庸置疑肯定是从刚刚那地方传来的。他听着觉得舒心,还有几分耳熟。

   不知怎的就情不自禁地走向那边。周围还聚了不少人,大概都是被琴声吸引来的吧。

    他看着钢琴前坐着弹奏的那人,一双很精致的手在黑白键上娴熟地来回敲击着。那人弹琴时的侧脸还有几分像张艺兴。

     不知何时琴声止了,弹钢琴的人也不见了。

    吴亦凡问着自己身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钟仁,“刚刚弹琴的人是谁啊?”

    金钟仁递了杯红酒给他,自己喝了一口解释道:“这是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就是咱在天河的那家商场不是要开业了嘛,我们请他来给咱弹琴的。人家还是挺有名的韩国钢琴家,最近在搞什么世界巡回演奏会,档期排的满满的。能把他请来还真的废了挺大的功夫。”

    吴亦凡闻了闻酒香,晃了晃杯仰头喝了一口。

   “是吗,这么大架子!”

     两人聊了一会,金钟仁被拖着去应酬了。而吴亦凡喝得有点多,打算去阳台那透会气。

   他走到阳台,松了松领带,解了衬衫上的前两个扣子。
 
     “不冷吗?”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吴亦凡四周看了看才注意到原来自己右手边不远处有个人,走近看才依稀看清他的脸庞。

    “你是刚刚弹钢琴的哪位对吗?”

   那人笑了笑说:“嗯,我是边伯贤。很高兴见到你,吴先生。”

   吴亦凡看着那人伸来的手倒是有些诧异,“你认识我?”

    那人笑了笑,“我想知道L&K这个品牌的人都会认识你吧。”

  吴亦凡礼貌的握了握他的手,想起前不久自己看的一篇有关于韩国钢琴家的专访,说的应该是眼前这人吧。

    他有些试探地问了一下:“Baekhyun? ”看到那人点了点头倒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吴先生,你比我想象中的要nice。”

   “是吗?你的汉语说得真好。”

    “哈,我的母亲是韩国人父亲是广州人,所以我从小就开始学习汉语。”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吴亦凡发现这个长得很可爱的男孩子其实话也挺多的,也没有像他弹钢琴时那样的冷傲。

     “吴先生,你的钢琴弹得不错阿。”

    听到这话吴亦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来刚刚他都听见了。

   “那个……就不要在意了。还有,你就别叫我吴先生了,听起来怪难受的。”

   “那我叫你阿凡吧。”边伯贤思考了片刻,觉得这个称呼不错,满意的笑了笑。

    吴亦凡想想说了嗯,然后看着身旁的人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你弹琴的样子挺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是吗?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同学?伴侣?”

    吴亦凡想了想,好像他和张艺兴的关系这三个词也概括不了。他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还有远处亮着的霓虹灯,笑了笑,“以后我再介绍他给你认识。”

   “好啊。不过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个人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

   语气中好似有些悲伤,那双眼睛里满是藏不住的难过和悲凉。边伯贤本是上扬的唇角,现在倒是有些微微颤抖。

     “朋友吗?”

     “算是吧。”

    边伯贤的话语中有些苦涩,看着远处的风景还是忍不住地弯了弯嘴角。仔细想想原来上一次见朴灿烈早已是七年前的事了。

    七年,可以彻底忘记一个人。

   科学家说 ,不管有多么深刻的伤痛,只需要七年都会痊愈。因为七年的时间可以把我们全身的细胞都更换掉,一个旧细胞都没有,每一天的坚持都是一种进步。每过一天,那些想念你的细胞就会死掉一些。

    总有一天,会干干净净。

    七年后再次回到这座我们相遇的城市,只是想问你一句,你还好吗?

   原来你我之间已经隔了七年之久。

————————————————————————————————————————————————
     隔了将近一个月才来更文,求原谅啊!然后这会儿就放暑假了嘛,尽量每周一更或二更。立下个flag,要在开学前更到十五章,好的就酱,各位小天使求监督哟!提醒一下,本文人物关系较乱,看文的小天使们需要有一定的思维能力和逻辑哦。给你们笔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