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凡先生

吴亦凡与张艺兴
微博:和凡先生
努力去做一个前进不需要掌声的人。

《你是人间四月天》

Chapter 7.

  【舍不得做恋人也舍不得给别人】

BGM ▷One Call Away-Charlie Puth

    张艺兴已经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忙了好几天了,对于上次事件他是有想过要不换掉一些人,但反复思考还是觉得应该保持现状。毕竟和这群人搭档也蛮久了突然间换掉也还是不舍的。

    所以啊,他的设计小组的人全都留下来加了好几天的班,以此作为惩罚。

     当吴亦凡去找张艺兴的时候,这已经是他加班的第五个晚上。他走进他们小组的会议室时,看到一群人累得跟狗似的,还强撑着各自做着手头的事。

     吴亦凡没在会议室里见着张艺兴,问了一句:“咱们设计师去哪了?”

    成员们抬头看到是吴亦凡,赶忙站起来喊吴总好。

    “兴哥去洗手间了。”

   听到这话吴亦凡示意让他们坐下,离开会议室前还说了一句:“不会少了你们的加工费的。”

   然后一群人狂呼。

   吴亦凡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张艺兴不断把水往自己脸上泼的时候,他知道他也累了。

    “怎么来了?”

    “来看看咱设计小组成员有没有事。”吴亦凡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张艺兴擦脸。

    张艺兴看着自己的衬衫早就变得皱巴巴的,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不少。而眼前的吴亦凡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毛衣,宛如少时的邻家男孩。

  当两人一起站在会议室里倒是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艺兴拍了拍手示意他们抬头看自己。“大家这几天来都辛苦了,设计稿的问题也弄得差不多了,所以就让你们回家休息一个星期。然后一个星期后会议室见,时间会发给你们的。你们回去休息的同时请把手头上剩下的工作给完成了,如果再出现什么问题就不要来见我了。”

     一群人听到这消息觉得终于可以休息了,还有人不忘问吴亦凡:“吴总,加班费还给不?”

   吴亦凡站着笑笑,“如果在三分钟之内你们不离开,那就真的不给了。”

   话刚说完,一群人忙着收拾自己东西快快离开这。毕竟忙了这么久谁不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啊!
  
    看着会议室里的人渐渐走光了,张艺兴继续坐下来看着电脑。

   “你什么时候忙完?”

   吴亦凡看了看表,起身。

   “快了,改一下这份设计发过去就行了。”张艺兴边说着边看着电脑里的文件。

   “嗯,我等你。”

   张艺兴这一忙就是两个小时,当他敲下发送键关上电脑时,外面早已灯火弥漫。他起身伸了个懒腰发现原本坐着的吴亦凡倒不见了。

    他认为那人应该是去洗手间了,坐在会议室里玩了会手机。没多久就收到他发来的微信:忙完了就下来吧,我停车在一楼等你。

   张艺兴莫名的笑了笑,关灯下楼。

    不久前的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冷空气南下,一开始吴亦凡还不信倒是今天出门的时候才觉得有一股寒意。

    他看着从公司门口出来的张艺兴冷得直哆嗦,赶忙走过去把自己刚刚回家拿的外套让他穿上。

    看着那人坐在副驾驶座上打了个喷嚏,皱了皱鼻子,吴亦凡还是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侧身把放在后座的毯子拿来给他盖上。

    吴亦凡试着把车里暖气给调高,“还冷吗?”

   “还好,不过这前几天的不还是挺暖的嘛,怎么今天这么冷?”张艺兴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鼻子,又使劲搓着自己的小手,试图让自己暖起来。

    “这几天冷空气南下,今天和前几天比起来气温倒是低了不少。”

    吴亦凡看着眼前的路,一边手打着方向盘,一边还帮张艺兴把毯子给盖好。

  “饿不?去吃粥吧。”

   张艺兴正在刷朋友圈,刚好看到有人发了一张海鲜粥的图,看着倒是有些饿了。听到吴亦凡的话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进了店里按着老位置坐下,两人还是按着原来的口味点了餐。

    晚上九点多,店里的人不多不少。这个地方是在吴亦凡和张艺兴读高中时常来的店。不为别的,吴亦凡就特别喜欢这里的艇仔粥,而张艺兴倒是爱吃这的招牌菜——干炒牛河。

   这家店店面不大也不算小,双层,装修得简洁大方却又别有一番风味。两人倒也常来,和这里的老板俩也熟。有时知道他俩要来,老板早早就给他们空好了位置,粥也给他们早早就煮好。

    两人坐下没多久,店员倒是就把粥给端上来。一揭开煲,香气四溢。吴亦凡勺了一些在碗里,小尝了一口,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吴亦凡也去过不少地方吃过不少美食,可唯独对这家店情有独钟。他是个很挑剔的人,即使吃过许多东西,能让他有印象的还真不多。

   好在他也是专一,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无论对人还是对事或物,久了也不会厌。

    他吃过很多家的艇仔粥,就是这家的让他印象深刻。他是个不吃香菜的主,去过这么多家店,唯独这家不会在粥面上撒下几颗香菜。而且吃起来的味道和其他地方的也不大一样,总之,每次来这他都有种归属感。当然,是和张艺兴一起。

     两个人就一起待在吴亦凡家里将近一个星期。没有文件,没有画稿,没有会议,没有电话……两个人一起在家里打了一个星期的游戏。

     “艹!怎么又输了!”看着屏幕上鲜红的“Game  over”,张艺兴挠了挠头发,把手上的手柄随手一扔,狠狠地往沙发上靠下。

   吴亦凡挨着他坐下,嘴角上扬,“也不知道这是你输的第几局了。”话语中满是嘲讽,他理了理张艺兴头顶那团乱糟糟的头发。

    就着看,这人的头发也长长了,刘海都遮住了他那双满是情绪的眼睛,也不知道要是他的碎发扎着眼睛会不会疼?

    他捡起被扔在地毯上的手柄往他手机塞,那人好像有小情绪了,死活不肯拿着。白皙的小脸因为刚刚过于激动涨的有些通红,小嘴嘟着。那模样吴亦凡看了只是觉得可爱又可笑,连忙哄着才见他肯起身。

    “吴亦凡!我跟你说,要是你再赢了我就把你家电视给砸了。”张艺兴盯着沙发上的吴亦凡,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像是要和他决一死战一样。

   吴亦凡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被张艺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倒是不敢出声,乖乖点头。

     游戏一开始,张艺兴就一直盯着吴亦凡看,眼见那人就要超过自己了,他赶忙跑到他眼前各种骚扰捣乱。吴亦凡被他在眼前晃来晃去挡住了屏幕,只好无奈地由着他去。

   当张艺兴看到吴亦凡的游戏屏幕前出现了一个大写的“Game over”时,倒是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他心想:早知道这招好使,自己才不会输这么多次呢。
  
     吴亦凡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因为赢了游戏手舞足蹈的张艺兴,忍不住露出了那一排大白牙。

    如果你想赢,我可以让着你。为了你,我满盘皆输那又如何。

    正巧这时有个电话打过来,是边伯贤的。
 
    “阿凡,你现在有空吗?上次你送我回去的时候我外套落你车上了。”

     吴亦凡看着张艺兴一个人在那玩游戏,激动地那样子忍不住笑出声,“啊对!我前些天送去干洗了,要不我现在去拿给你?”
    
    “麻烦了,谢谢哈!”

      “没事,过会送你家去。”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刚好张艺兴这局游戏赢了,看着他那兴奋的模样,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他回房换了身衣服,正坐在地毯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玩游戏的张艺兴注意到他。“你去哪?”

    “出去一会,给个东西给别人。”

     “那晚上回来吃吗?”

     吴亦凡正坐在玄关处穿鞋,他隐隐听出语气中的撒娇和委屈。把鞋穿好后,吴亦凡走到客厅揉了揉那小孩的头发说:“很快就回来陪你吃饭的,你乖乖在家等我哈。”

    那人像是有些懵了,就一个劲地点头。听到关门声了,又继续闯关升级打Boss 。

    当吴亦凡站在边伯贤家楼下,等了没多久就看到有个小身影蹦哒着往这边走来。

   “嘿,阿边!这呢!”吴亦凡朝着他的方向招了招手,怕是那人自顾自的蹦哒着没看到自己。

  边伯贤看到了,倒是不由地加快了脚步走过来。他今天穿得很随意,一件条纹衫,一条舒适的阔腿裤,裹着有些略显厚重的羽绒服像个粽子似的。

   比起那次见他时,一身合身的黑色西装,吴亦凡更是喜欢他今天这一身打扮。看上去整个人小小的,虽然少了几分艺术家的高冷却又显得可爱。

    吴亦凡看到他走过来倒是一把搂住,然后把他往车里塞:“上车吧,天冷,去喝杯热饮暖暖身。”

   当吴亦凡从那侧车门上来时,就看到边伯贤把羽绒服脱了下来,裹在身上,两只好看的手一直互相搓着貌似是想让手热起来。

   吴亦凡打着方向盘,看了看边伯贤说:“后面有毛毯,要不要盖一下?”

   “毛毯倒是不用了,不过这广州啊怎么这么冷?好像这的冬天比我在维也纳的时候还冷!”

   边伯贤揉了揉鼻子,又望了望车内的构造,只是觉得这段路怎么这么长。他真的是一刻也停不下来,开车的吴亦凡用余光瞄着他的一举一动。
  
    一会把遮阳板放下来看看,一会又把车窗打开,感受到冷风向他扑过来时又赶忙关上窗……

    这些举动都被吴亦凡尽收眼底,他本以为艺术家都是高冷的,结果倒好,认识了一个又不高也不冷的多动症儿童。

   边伯贤这边刚消停下来,没一会儿又盯着方向盘看,最后还是按下了播放键想着听听音乐。

   他听到前奏时倒是看着吴亦凡忍不住笑了起来。吴亦凡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有些尴尬。

   “没想到原来你也是会听这种钢琴曲的人呐!”边伯贤笑得小声了些,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吴亦凡。

   “噢,这个是他的CD。他坐车的时候喜欢听音乐,所以我车上一直有几张他喜欢的CD。”

     “他?他是谁?是你说我像他的那个人吗?”

    吴亦凡应了一声,看着像是发现八卦的边伯贤又说了一句,“下次介绍他给你认识。”
   
   边伯贤听了倒是饶有兴致地笑了笑,点头示好,“那你知道这些音乐弹奏的人是谁吗?”见着吴亦凡肯陪他说话了,也不乱动了,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他。

   “这倒没留意过,应该是……”当他拿起看到CD上的那一串英文时,有些不可思议,最后还是笑着对边伯贤说,“诶,你这钢琴弹得还真是不错啊!第一次听就很能吸引人,一听就知道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呐。”

   “是吗?我这是算是碰上知音了。你很有音乐造诣啊,要不要来我这培训下,保证你就是明日的音乐大师。”

   “诶诶诶,打住!”吴亦凡看着边伯贤那笑弯的嘴角,也还是忍不住跟着一起笑。“这大师啊,还是让你边先生去当吧。我呢,就好好的卖衣服,如果先生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给你设计一套。”

   “是吗?说真的,如果你愿意,那我世巡的演奏服就交给你们公司了。”

   看着边伯贤笑眯起来的眼睛,吴亦凡倒是觉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就谈成一单合作。

    四点钟,夕阳西下。余光打在边伯贤的身上,吴亦凡趁着等红灯的时间看了一眼。那人像是闪着光,嘴角没合拢露出一排好看的小白牙,头顶竖起了几根呆毛,整个人看起来可爱极了。

   这时的吴亦凡才意识到一点,其实他俩人一点都不像。

   边伯贤虽然看起来不大好接触,但熟了他的各种样子就会显露出来。其实他笑起来的样子比他弹钢琴的样子更能讨人喜欢。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内心其实比谁都细腻,而且他的眼神里总是有种掩盖不住的忧伤,每到那时吴亦凡总是有种冲动想去抱一抱这个小矮子。

   可是张艺兴不是,虽看起来一副很随和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确也是这种人。不愿意去尔虞我诈,也不愿意花时间去在乎他人的看法。他只是做着他喜欢的事情。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张艺兴的好好坏坏吴亦凡都见过。他很任性,任性到吴亦凡觉得有些心疼。心疼到舍不得和他做恋人但更不舍得把他给别人。

    没办法,他吴亦凡这辈子是折在了张艺兴的身上。

    像是上了瘾,戒不掉。

    无论张艺兴是什么样的,他都希望他能好,他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他。

评论

热度(13)